第2022章 有意思的很
作者:染指      更新:2019-09-25 00:22      字数:2175

“说起来,这倒是我这个做主人的不是了。”一道略显清幽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距离不算近,却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

伴随着轮椅吱嘎的声音,一位一袭白衣的女子,被下人推了过来。

倘若是旁人,定然会因为眼前的一幕,而觉得刚才所说的话太过刻薄了,自己不了解主人家是什么情况,就暗暗讽刺。

但是,很不巧了,此人遇上的是宫初月,宫初月可是出了名的脸皮子厚。

除了夜晟以外的任何人,想要她自认理亏脸红的,那是基本上不可能了。

“不问自请,姑娘手段倒是不错,借着身有残疾为由这般消遣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看你这腿倒是好的很,不知姑娘这是有特殊癖好,还是觉得我们太好糊弄了?”宫初月眉梢轻佻,这样的白莲花,她还真是见多了。

盛世白莲,最美绿茶,说的可不就是这样的女人么?

又当又立的,自己邀请他们进来,还将过错推到他们的身上。

难道,他们长的这么像背锅侠吗?

“没想到你的眼睛竟然这么的毒?”那女子没想过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暴露了,倒是觉得非常的吃惊的。

既然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给识破了,她倒也是不想继续坐在这轮椅上了,继续演下去,倒是叫人看了笑话。

干脆的就站了起来。

“几位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便随我来吧。”那女子被宫初月给识破了诡计,脸上竟然没有一丝尴尬的神情,直接起身后,对着众人比了个请的手势。

似乎是料定他们,必定会跟上去一般。

“这女的怎么回事啊?”青衣凑到了云奚的面前,小声的问了一句。

他是真的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奇怪的女人,虽然穿着一身白衣,但是这女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阴森的,鬼气森森的,要不是见她能说话会喘气,他真的会认为这女人是鬼的!

“鬼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宅子,搞的这么的阴森,一进来就觉得鬼气森森的。”云奚耸了耸肩,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

他最烦的就是这些装神弄鬼的人了,有什么问题不能直接正大光明的说清楚了么?

“几位请进吧,这宅子刚建没多久,也没几间屋子,院子倒是多的很。”女子越过廊道,将几个人带进了一间非常空旷的院子。

这院子倒是也古怪的很,没有一棵树,都是一些矮的灌木丛,在最中间有个湖,湖中心有个亭子。

宫初月挑眉,在血石内,暗暗的扫描了一圈这个湖泊和亭子,倒是被她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这湖泊的低下竟然是空的,只怕这湖泊水浅的很,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深罢了。

宫初月将事情告诉了灵和影子,横竖她脑海中稍微沟通一下,他们就能够听见,再由影子或者灵,告诉其他人就行了。

也不用怕她实力太浅,被那女人给察觉了。wavv

“几位请坐吧。”女子委婉一笑,已然在亭中落了座。

“姑娘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还有要事在身,实在不便叨扰。”宫初月站在凉亭内,这女人迟迟不露出真实面目,她便只有刺激一番了。

然而,她真的是低估了这女人的定性,她都已经逼到这个份上了,这女人竟然还能端坐在凉亭内,一本正经的品茶,看着他们还没有落座,也没继续强求了。

这可是真是奇了怪了,这女人莫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宫初月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这女人很不可理喻啊,她以为就她一人不按常理出牌呢,结果又来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

“既然请了你们进来,几位不喝口茶再走,岂不是很没礼貌?”女子笑了起来,那笑声却是显得分外的渗人。

抿唇不语的时候,宫初月在她的眉心看到了一丝丝的黑气!

“影子!这黑气是什么?”宫初月悄悄传音给了影子。

影子猛的一震,他现在的形态还是透明的,不知道这女人能不能看到他,在宫初月说话的时候,他便朝着那女人靠近了两步,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眉心,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宫初月所说的那丝黑气。

影子无奈,又跟灵挤眉弄眼了一会,灵却是摇了摇头。

影子都没看到,他怎么可能看的到啊。

宫初月收到了影子和灵的回馈,一时间这眉头皱的快形成了川字。

“你的茶,只怕他们不敢喝,要喝还是喝我的茶吧。”宫初月倒是爽气的很,直接落座,拿出了茶壶茶杯,大剌剌的品尝了起来。

宫初月一落座,夜晟便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其他几人依次落座,倒是将那女子给孤立了起来。

那女人很显然的没有料想到,这一次遇上的竟然是这样的硬茬,喝茶这种事情,还能自己带着的吗?

“你们随身带着茶水?”女子万分的吃惊,储物袋这种东西,能够装稳茶水?不会叮叮当当的洒一袋子?

“不可以么?”宫初月幽幽的回了一句,听着声音好似非常的委屈一般。

那女人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些人不喝她的茶水,后面的事情要怎么进行下去?

女人看了一眼远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宫初月朝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虽然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但是她的心头却是猛的一动,刚才那一瞬间她读到了这女人的想法,在那里隐藏着的人,应该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这倒不是不可以,上门既是客,哪有让客人自己带茶的道理?这茶水可是我们这里独有的,几位不尝尝?”女子抿着唇幽幽的笑了起来,看似不经意的眼神,却是缓缓自夜晟的脸上扫过。

也就是这一瞬间,宫初月再一次的看到了她眉心的黑气!

当即她便冷冷的笑了起来,看来这些人要的是他们的命呢!

至于这女人眉间的黑气,依照她的猜测,只怕是夺取了太多人的修为,从而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

这倒是有意思的很了!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