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作者:敔笙      更新:2019-09-24 23:59      字数:3124

两人之间好像没有了话题,就这么安静的走到了车站。白露经过了之前的安静,已经恢复到了往常的神态,对迟骏依旧礼貌:“谢谢迟警官来送我到车站,不过我听说门外的警力加大了很多,一路走过来也都安装上了摄像头,安全绝对没有问题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您老人家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了。

迟骏手足无措的挠挠头,知道自己这次把事情搞砸了。他正有些挫败,就感受到白露对他鞠了一躬。这可把迟骏吓了一跳,他干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在那毫无逻辑的说了一通。

“迟哥,谢谢你,我知道你的意思。虽然现在对于他们还是不喜欢,但是我现在有了朋友,有了新的生活,我不会永远把自己陷在梦魇。”白露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迟骏呆愣着,正对上了白露在昏暗中依旧亮晶晶的眼睛,耳边萦绕着的是她坚定清晰的声音:“我妈跟我说过,不念过往,不惧将来。”

迟骏突然咧开嘴角,爽朗的笑着。他的手抬起来,从白露的头顶落到肩膀拍了拍,语气恢复了以往的轻松活力:“我还担心了一阵,看来有些多余了。如果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多了。我的联系方式你也有,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希望你真的放下了过去。车来了,那我走了啊!”

白露乖乖的朝着迟骏挥挥手,反手从书包里拿出公交卡,上了车。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了,白露抓住一根栏杆,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之前迟骏的话。

道理她都懂,白露的理智也在约束着自己,通过一次次回忆过往,想让自己麻木。但是恨意就像是空气,无处找寻也没有办法消除,只要有空间,就会扩散到四周,占据了她的满心满角。她好不容易才把它们挤压到一小块,封闭起来,但是谁又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呢?

只要一想到这些,白露的心情就有些低迷,她赶紧往窗外的风景望去,借此排解盘踞在心里的郁气。不知不觉中,公交车已经走了好几站,到达了繁华的街区。公交车卡刷在仪器上的声音,“嘀嘀”作响了好一阵,一大批人挤了进来,车上的空气也突然稀薄了很多。

白露牢牢的抓着扶手,感受到一个个人从她身后经过,蹭的书包跟着摇摇晃晃,好像书包占了车上多大的空间一般。白露好不容易当完了“中流砥柱”,就感觉到了手背猛的被挤压住。一个身材丰满的大妈把整个身子都倚在了白露扶着的栏杆上,当然,也同时把白露的手死死的压在了身子下。

白露皱眉,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无奈那人压的太使劲,白露换了好几种方法都没有成功。

“你好,能不能让一下,我的手被你压住了。”白露用另外一只手戳了戳那个大妈,礼貌的问。

大妈估计有些耳背,在加上车上人多太吵闹,白露的声音也不算大,所以大妈根本没有听到,还靠在那里和另一位大妈神情激昂的聊着什么。

白露的手上又加了些力气,终于让大妈察觉,不耐烦的转过头来:“咋了?”

白露又耐心的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大妈看起来也不甚在意,微微动了一下,白露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大妈瞬间又把身子贴了回去,继续口沫横飞的和同伴八卦着。

白露甩甩手,稍稍放松了一下筋骨,见周围没有地方可以落手,只好委委屈屈的和几个人挤着一个座椅背后的扶手。

大概是因为这个点是高峰期,公交车上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已经满的差点连车门都关不上了。在这个时候,有人看不惯大妈一个人占了一整根栏杆,率先表明了不满:“哎,这个大妈,你怎么回事儿?一个人占了这么大的空,我们这么些人连扶的地方都没有了!”

“嘿,你怎么不说整个车上连给我让个位的都没有,我怕自己站不稳,当然得倚这儿了。你个年轻大小伙子,连个公交车都站不稳吗?”大妈听到年轻人不客气的话,瞬间满腔的被点燃了。

“他能是一回事儿吗?你两个手抓着也能站稳,怎么就不能腾出点地方给我们了?”年轻人估计没想到大妈会这么回,瞪大一双眼睛,努力的和大妈争辩着。

眼见着一场声势浩大的辩论就要开始,公交司机可不能坐视不管了,运了一口气,大吼一声:“都安静点儿!”

车上瞬间安静了很多,大妈本来还吵吵着的话显得格外突兀,几乎整个车上的目光都聚集到这里。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嘟嘟囔囔着骂着脏话,但还是不甘不愿的让身体离开了栏杆,换成两只手牢牢的握着。那个年轻人一脸的不开心,狠狠的瞪了大妈一眼,摩挲着头皮,很快下了车。

白露围观了全程,心里有些复杂。她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可能在别人的眼里,显得太憋屈了。对于这种人,就不能退让,应该像那个年轻人一般,直接了当的表达自己的想法。道理她都知道,但是白露本就不是张扬明朗的性格,她知道,一旦自己真的那么做了,自己就相当于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感受着其他人意味不明的目光。

那会让她浑身不自在。

白露是个普通人,还是个性子很闷的普通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对于什么都不在意,周围的什么环境都不值得她转变情绪,所以她会漠然的观察这一切;有时候白露又小心翼翼得紧,她对于周围的人都抱着一股莫名的善意,她希望所有人都不要讨厌自己,所以体现到行为上就会小心翼翼,委曲求全。

如果让白露来描述自己的性格,估计白露自己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是这样,内心深处蕴含着世间各种各样的情绪,就要看他们会选择把什么表露出来,又把什么埋藏在心底。

公交车从人迹罕至的地方开过了繁华,又重回寂静,白露终于到了家。

白父和白母都在家,看见白露回来,白母招呼着她赶紧吃晚饭。白露上楼换好衣服,就被白母发现了她胳膊上的伤。

“你这伤怎么回事?也是眼镜碎了那一次磕的?”

白露下意识把受伤的手臂往身后缩了缩,因为有伤还没好,所以她在学校里换上了秋季的校服。但是回到家,就换了件短袖睡衣,这才把还没结好的痂露了出来。

“嗯,对,不小心摔了一跤。”见白母已经给了合理的解释,白露就顺势认同了。

“哦,你走路小心点,别成天神游天外的,也得把路看好。”白母嘱咐了几句,也就没有深究。

晚餐时间依旧安静,白露吃着吃着有些出神,才感觉胃里已经填满了之后,下意识的放下了碗。白露正准备去把碗刷掉,才发现还剩了小半碗饭。白露蹙眉,看来自己的厌食症还没有好太多,饭量还是小了很多。她紧张的用余光瞄着自己的父母,轻轻打了个嗝,狠下心努力扒着饭。终于,白露把碗里最后一粒米都扒拉进嘴里之后,就端进厨房里把碗刷掉。白家的传统就是这样,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除了白母平日里做饭之外,其他的家务都是自己完成的。

“爸,妈,我想要周末去买部手机。”白露擦干手,揉着肚子,对着刚吃完饭的父母,有些忐忑的说着。“我就是觉得平时和你们联系起来不太方便,小卖部离我们宿舍和教室也不算近,我过去用公用电话打要花挺多时间的。”

白父静静的听完白露的解释,只是微微思索了一下,就首肯了。不过该嘱咐的,白父也没有少说:“有了手机的确会便利很多,但是你也该知道,很多学生因为玩手机学习成绩下降了很多。这个学期我去上课的时候,出勤率就不说了,来的学生要么趴着睡觉,要么就是低着头玩手机。这都是荒废着自己的大好光阴!我不希望我的女儿也变成这种人,你明白吗?”

白露连连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有想到白父答应的比想象中的爽快。一直没有说话的白母见白父答应了,就点头应和:“你把说的对,但是我相信我家妮妮也不是那种孩子。行了,你先好好学习去吧,明天我叫你连哥陪你去买手机办手机卡。哦,对了,还有你的新眼镜也该去拿了吧,你看看你现在的眼镜,多影响学习呀。”

连哥大名叫连波,是白母公司配备的司机,除了平日里出差的时候,日常需要他的时候他也会来帮忙。所以连波可谓是对于白家非常熟悉的存在。

“嗯,好。”白露继续点头,然后拿着书包去卧室里背书去了。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