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血玉参龙
作者:星泪本无痕      更新:2019-09-24 23:56      字数:3204

山洞之中,凌夕慢慢清醒过来。

一睁眼,凌夕就看见小紫在舔自己的脸庞。凌夕笑了笑,把小紫抱在怀里坐了起来。就是这么一坐,凌夕看见了已经化形的血玉龙参。

一瞬间,凌夕呆住了,如一尊石像般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凌夕这才想起来他刚才是被一声龙吟给震晕的,那声龙吟想必就是已经化形的血玉龙参发出的。

已经化为龙形的血玉龙参身躯不知道有多长,反正大半个山洞都被它那巨大的躯体所占据。

血玉龙参发现凌夕已经清醒,于是凑到凌夕的跟前,说道:

“你终于醒了。”

凌夕看着已经化为龙形的血玉龙参,脸上表情可谓相当的滑稽,他先是一愣,随即变为震惊,最后再到震撼。

凌夕岂能不知血玉龙参可以化为龙形,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能亲眼看到化为龙形的血玉龙参,这一点,他想都不敢想。要知道,上一个看过龙形血玉龙参的人还是千年前的天圣手大人,他岂能想到自己能有和天圣手一样的奇遇,在这么一个地方看到化为龙形的血玉龙参。

化为龙形的血玉龙参似乎知道凌夕心中所想,笑道:

“你好像很吃惊,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好一会儿,凌夕才从震撼中走出来,他望着血玉龙参,仍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你...真是血玉龙参?”

“你也可以这么叫我,但严格来说,我现在已经不是血玉龙参了,而是血玉参龙。”

血玉参龙笑道,虽然血玉龙参和血玉参龙之间只是‘龙参’两字的位置不相同,但如此一来,两者的意义也变得极为的不同了。前者血玉龙参还是天目榜灵物,而后者血玉参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脱了天目榜,和龙划上了关系,血玉参龙听上去更像是龙族旁系,而不再是天目榜灵物。

“血玉参龙吗?”

凌夕喃喃一声,他倒听人说过,说血玉龙参化作龙形之后就不叫血玉龙参了,而叫血玉参龙,现今看来,这个说话还是正确的。

“没错,血玉参龙,你可以这么称呼我。”

血玉参龙笑道。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我竟能遇到血玉参龙。”

凌夕摇了摇头,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见到了传说中的血玉参龙,这比见到血玉龙参还要不真实。毕竟血玉参龙还要比血玉龙参高出一个档次,已经不是用天目榜所能衡量的了。

“有何不可思议的,我本来就是在等你,你遇到我不是什么奇遇,而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血玉参龙说道。

“什么?等我?前辈您没在开玩笑吧?”

凌夕摇头笑道,血玉参龙的话让他倍感意外,但他更多的是不相信。毕竟血玉龙参要过万载才能化为血玉参龙,而他至今才十六岁,说是毛头小子也不为过,他十六年的时间与万年时间相比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要说万载有余的血玉参龙特地在这个地方等他,不论是谁,都会觉得这只是个天方夜谭吧。

血玉参龙知道凌夕不会相信它的话,笑道:

“我知道我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说的是真的,我的确在等你,而且等你一千多年了,你终于来了。”

“这...”

凌夕看着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血玉参龙,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尽管血玉参龙的话很不可思议,可血玉参龙不像是在骗他,也没有必要骗他。

看到凌夕有些相信了,血玉参龙又道:

“你叫凌夕,父亲凌烈,母亲罗生清茹,我还知道是谁救你出的炎魔沙漠,那是你的一个亲人。如何?现在相信我的话吗?”

“这...”

凌夕神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安,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脚下也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对凌夕而言,血玉参龙说他和他父母亲的名字他也不一定会相信血玉参龙的话,可血玉参龙说是谁在炎魔沙漠救的他他就不得不上心了,因为他也只是猜测救他的那个人应该是认识他的,却没有想过那人会是他的亲人。血玉参龙这么说无非是想告诉他通晓许多事情,以及在此地等他一千多年那件事也不是骗他的。

到了这里,已经不由得凌夕相不相信血玉参龙的话了,理智告诉凌夕,这一切都是假的,可真是假的吗?不见得,至少血玉参龙表现得不像是假的。

“呼!”

凌夕深呼一口气,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可他脸上的那一丝无力暴露了他内心的迷茫。万载有余的血玉参龙怎么可能在这里等他一千多年的时间,这一切听起来更像是一场阴谋,让他觉得自己好像陷进了什么局里面,成了别人手里可有可无的棋子。

凌夕不禁想起了他在炎城遇到的白衣女子,那位白衣女子手段通天,深不可测的实力早已超出了混沌大陆的层次,而且更可怕的是白衣女子还说过她只是一道投影,并非真身。仅仅只是一道投影就有如此逆天的实力,那真正的白衣女子该有多么的恐怖。那个时候,凌夕就有了一种成为他人手中棋子的感觉。

凌夕还隐约记得白衣女子说过的话,说什么太初一战已经输了,九方宇宙危在旦夕,不久之后末世就会降临,九方宇宙必被邪族践踏,混沌大陆也会受到波及毁于一旦,只有他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还说什么他是混沌大陆最后的希望,要他先找到什么东西,才能击退藏匿在混沌大陆的邪族。(第一百四十七章写到过)

后面那些话凌夕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反正那时白衣女子说的话他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后面他倒想清楚了一些。白衣女子似乎有意推他到浪潮之上,或者是想把他培养成一枚不错的棋子,或者是想让他成为幕后的棋手之一,后者还好,起码还有一些自主权,前者可就惨了,自身的一切都掌控在别人手中。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被人操纵一切的感觉,然而白衣女子手段通天,他岂能揣测到白衣女子的心思,棋子如何,棋手又如何,不管是哪种角色,只要白衣女子给他,那他很清楚自己是逃不掉的,以白衣女子的实力,要掌控他的命运并不是件难事,这是他想反抗都反抗不了的。

想到这里,凌夕突然觉得有些压抑,连肩膀都变得沉重起来。

血玉参龙看了凌夕一眼,说道:

“放心吧,这不是阴谋,而是你的宿命,即便幕后有棋手,那个棋手也只会是你。”

“可是...”

凌夕神色慌张,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未有过如此糟糕的感觉,仿佛无尽的黑暗都在朝他涌来,黑暗之后还有一双无法抗衡的黑手在推动着一切,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喵!

小紫一直在舔凌夕的手,她很担心凌夕,想让凌夕平静下来。

血玉参龙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现在不用担忧,日后你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了,”

许久,凌夕才算平静下来,他看向血玉参龙,问道:

“前辈,您能告诉我吗?”

血玉参龙摇了摇头,说道:

“很遗憾,我不能告诉你,有些事情只能靠你自己去弄明白,不过我能告诉你是谁让我在这里等你的。”

“谁?”

凌夕问道。

“那个人你应该听说过,他就是天圣手药匙。”

血玉参龙说道。

“什么?”

听到这里,凌夕深吸一口气,直接闭上了双眼,双手也不禁握了握。现在,已经不是他愿不愿意相信的事情了,而是这一切听起来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先是万载血玉参龙说在这个地方等了他一千多年的时间,随后又扯上了天圣手钥匙,要知道,天圣手钥匙可是千年之前的人物,怎么也能和他扯上关系?

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假,可凌夕心里却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血玉参龙真的在这个地方等了他一千多年的时间,天圣手药匙真的和他有关系。这一切看似天方夜谭,却又合情合理,至少凌夕是这么想的。

血玉参龙看着凌夕没有再说话,它知道凌夕在消化这一切,凌夕到现在都没有崩溃就说明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挺强的。

许久,凌夕睁开双眼,说道:

“血玉参龙前辈,您能告诉我天圣手前辈为何要你在此处等我吗?”

“可以。”

血玉参龙点了点头,说道:

“他让我交给你一件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凌夕疑惑道,能让天圣手钥匙都上心,想必这件东西不是什么凡物,肯定有着非比寻常的作用。

“说起那件东西,就跟血玉龙参的起源有关了,你想知道吗?”

血玉参龙笑道。

“当然想。”

凌夕点头,血玉龙参的起源必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无论换做任何人都想知道吧。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