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凌云比武 六
作者:兰色大海      更新:2019-09-24 21:37      字数:2386

枪法较量,变幻无穷,极其讲究技法的运用。枪术若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可借力打力,轻松碾压对手。

傅惊涛虽以绞字诀出枪对敌,试图化力借力破解岳钧攻势,但一来没有获得谷家枪法真传,二来岳钧的钻字枪诀的确厉害,他手中铁枪被强行压制,眼见一点寒芒追魂刺来。

那急速旋转的枪尖,带着森冷的气息,扑面生寒。

就在众人的惊呼声将起未起的刹那,傅惊涛陡然横身一闪,如鬼魅般从原地消失,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岳钧夺命一枪落空,怒发冲冠,大喝道:“哪里逃!”错步沉腰,双臂较劲硬生生扭转枪头,追着那道虚影嗖嗖连刺。

怒枪侵略如火,人影迅捷如风,看得人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傅惊涛仿佛是在枪尖前跳舞,距离中枪落败仅是一步之遥。但奇怪的是,无论岳钧枪术如何神妙,偏偏就差半拍追不上他的身影。

这种胜利近在咫尺却触摸不到的折磨,足以令人疯狂。

转眼之间,岳钧连续刺出数十枪,寒芒飞舞交织,枪刃上的劲气射落地面,嗤嗤有声,划出一道道细密的印痕。

可是对手依旧活蹦乱跳,毫发无损!

岳钧并非徒有勇力的莽夫,心中忽动,莫非傅惊涛打着以退为进、后发制人的如意算盘?倏地一收枪势,指着对手嗤笑道:“傅惊涛,说好的较量枪术呢?你打算跑一辈子吗?”

傅惊涛微微笑道:“岳师兄的枪术十分罕见,我想借机多看看、多学学,日后对自身的枪术提升大有裨益。”

这番话一说出口,观战众人神色各异。

赵六忍不住笑道:“这家伙明明处境不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脸皮还要不要了?”

赵光义忙道:“六弟,要注意身份,出言谨慎些!”

赵六嘻嘻一笑,瞪大了眼睛不再言语。

场上的岳钧气得直乐:“傅惊涛,你真当自己是神仙吗,看过便能学会?你若不敢接战,趁早明言!”

傅惊涛洒然一笑,喝道:“看枪!”纵身一跃,抖枪便刺。

这一刺简简单单,仿佛顽童信手挥洒,连招式都算不上,是任何学枪之人都掌握的基础刺枪术。但枪去如电闪,胜在一个“快”字!

任何攻击快到了极限,绝不容小觑。

相传五十年前有一大侠行走江湖,内力平平,嗜酒贪色,又好管闲事,暗地里惹下无数仇家。但只要他手中仍有飞刀,就无人敢主动挑衅。为何?因其飞刀速度太快,快到敌人想尽办法也不能避开的地步,出手必中,号称是“小古飞刀,例不虚发”!

在那柄超越了时空束缚的飞刀面前,连武道宗师都要退避三舍。可惜大侠逝去后,小古飞刀便成了绝响,令人扼腕不已。

傅惊涛的枪自然不及飞刀神速,可岳钧亦非武道宗师。

岳钧眼前一花,本能地挥枪拦截。

啪的一声轻响,双枪相交。

傅惊涛人随枪走,长枪巧妙地划出半个圆弧,对准了岳钧的空门,再次飞速刺去。

但见枪疾如电!

饶是众嘉宾见多识广,都不禁轰然叫好。别说是岳钧了,换成是他们易地而处,面对着这几乎超出肉眼捕捉极限的闪电一枪,恐怕都会手忙脚乱。

岳钧自然不会甘心防守,可是对手枪速太快,他反击的招式才施展到半便不得不变招封挡,郁闷得几欲吐血。

只见傅惊涛身法闪动不停,绕着岳钧飞枪电刺,左一枪,右一枪,上一枪,下一枪,每一枪刺去并没有什么繁复变化,就是最简单的刺枪术。枪尖指处,皆是对手招式中露出的空门。

劲气凝聚,势如电闪,攻敌之必救。

“刺”字枪诀的精髓在他手中展露无遗。

在这一刻,再无人敢质疑傅惊涛是否狂妄托大,而是震惊于他挥洒自如的枪术造诣!敖雷、沈风华等少年脸色凝重,对傅惊涛的评价又调高了三分。

场外的气氛变化,也会影响到场上。岳钧心高气傲,却在自己最擅长的武技方面遭到对手压制,沦入只守不攻的窘境,如何能忍耐?群雄瞩目之下,再这么被动挨打狼狈不堪,就变成一个江湖笑话了。

屡屡被打断的枪意沉淀在体内,滚雪球般越堆越高,膨胀得经脉都要炸开了。

他咬紧钢牙,把全部的愤怒、杀机、战意灌入铁枪,内心疯狂呐喊,要快、更快、比对手还快!

铁枪呼啸回应,仿佛变成了手臂的延伸,将每一缕气流的阻碍力度清晰传入大脑,让他把握到往日忽略的细节变化。

要想令枪速突增,光运用蛮力是不够的,应巧妙分割空气,利用气流的推送而不是与之正面抗衡。

一种明悟油然而生。

体内被压抑许久的汹涌枪意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耳畔轰的一声闷响,真气流传,手中的铁枪顿时轻飘飘如同鸿羽。

距离最近的傅惊涛感应到岳钧的气息生变,暗暗惊讶,他这是在战斗中感悟突破?刺到半途的长枪倏地收回身侧,凝身观望。

岳钧但觉外部压力消失,精神内敛,脑海中刹时涌现出无数奇思妙想,忍不住纵声长啸,旁若无人地舞枪腾挪,似有招似无招,枪如游龙变幻万千,速度越来越快,转眼只见枪影不见人。

这是传说中的临阵顿悟!

刷!数百嘉宾齐齐立起,难以置信地望着场中那一团快到极致的枪影,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轩辕门不愧是百年宗门啊,连一无名弟子都有如此福运。

武道修行最重悟性。

这一路的关卡闯过去,不是单靠勤勉刻苦便能攀上顶峰的。否则,轩辕门岂止姜烈这一位宗师?

岳钧开悟,将来便有了攀登武道之巅的可能性。放在其他任何门派,都是要当做真传弟子或嫡系传人来培养的。

熊钧、钟霸等轩辕弟子望着浑然不知身外事的岳钧,真是羡慕得要流出口水来。

云清子赞道:“临阵顿悟,世所罕见!恭喜掌门,又得一千里驹矣!”

姜烈笑道:“此乃意外收获,全赖祖宗显灵保佑!”

云中侯道:“依我看,是赵公子龙气所及,福泽轩辕,所以才有这等奇迹发生。”

赵光义心中大为受用,笑道:“哪里,哪里!”

姜烈、廖大开等一众轩辕高手暗暗鄙视云中侯的马屁功夫,赶紧朝赵光义抱拳道谢。但见宾主言欢,其乐融融。

赵六冷不丁问道:“那岳钧失心疯了吗,莫名其妙的自己舞枪?傅惊涛为何不乘机击败他?”

话音一落,众人蓦然醒悟过来,比武并未结束!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