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当众嘉奖
作者:兰色大海      更新:2019-09-24 21:36      字数:2649

北风呼啸,刮过山岭,如泣如诉。

一百余名披麻戴孝的少年整齐排成数列,在院中默然伫候,大都脸色茫然,还透着些许悲伤。在他们的心目中,程通是严师,是轩辕门的象征,是毕生追赶的目标,做梦都没有想过这高山仰止般的人物会忽然逝去。强如程通居然在凌云峰腹地中伏身亡,细思极恐,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忽听有人喝道:“肃静,掌门到!”

一众弟子下意识地束手挺立,各自收敛心神。

只见人影闪动,姜烈当先阔步行来,陪同在后的是章天问、姜浩源,以及来自凌云峰各堂的高手们,队伍浩浩荡荡。

众少年心潮澎湃,齐刷刷地躬身行礼道:“弟子参见掌门!”语声哽咽,不可自持,犹如深渊之中终于见到了光明。

姜烈朗声道:“免礼!”

众少年应道:“多谢掌门!”当即抬起头来,眼神热切。

姜烈环视一周,望着众少年稚嫩的脸庞,不由心生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温声道:“诸位弟子,你们辛苦了。我一到落鹰镇便忙着处理程师弟后事,派人搜捕凶手,未能立时来看望你们,希望大家勿要埋怨呀。”

众少年心下感动,连称不敢。

姜烈语气一转,沉痛地道:“程师弟之死,死于敌人的阴谋诡计,是本门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他被敌人施以剧毒暗算,最后兵解而亡,没有低头屈服,至死也是一条响当当的铁骨硬汉!为了替程师弟报仇雪恨,我已决意兵分三路,去桐柏山、去岭南、去大理国直捣敌穴,杀他个血流成河,片甲不留!我要用成百上千的敌人性命,为程师弟陪葬!我要整个江湖知道,犯我轩辕门者,虽远必诛,虽强必胜!”

众少年听得热血沸腾,头皮发麻,忍不住振臂大呼:“掌门威武!”

姜烈道:“复仇一事已有安排,暂时与你们无关。为何?因尔等现在武功低微,尚无自保之力,更不要说与强敌厮杀了。你们日后若想纵横江湖,快意恩仇,唯有通过内门大比。那么我想问一问你们,有信心通过选拔吗?”

“有!”众少年面孔涨红,齐声大吼。

姜烈沉声道:“武道修行,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不知会遇上多少磨砺考验。习武问道之心,惟坚韧,惟不渝,惟百折不挠!历经磨难,千锤百炼,方可光耀神州万里!永不放弃,不断踏平前路险阻,才有资格笑傲江湖。”

众少年纷纷咬牙立誓,今生要攀上武道顶峰。

姜烈待众弟子安静下来,开口问道:“黄云鹏可在?”

众少年一愣,不约而同地扭头望去。黄云鹏却是心中咯噔一沉,莫非自己修炼魔刀之事竟被看破了?迅速回想当晚的细节,以及后来接受执法堂盘问的情形,似乎没有露出破绽啊。当下踏前一步,抱拳道:“启禀掌门,弟子黄云鹏在此!”

姜烈的目光投注过来,明锐如剑,深若湖海。黄云鹏暗诵大悲清心咒,岿然不动如山,脚底生根如松,不因姜烈施加的压力而有半点畏缩。姜烈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傲骨峥嵘,侵略如火,不愧是我轩辕好男儿!你们可知道,云鹏遇敌时毫不怯战,遇强愈强,拔刀连斩三人,真乃大快人心!”

“什么?!”“他竟然斩杀了三名强敌?”“黄师兄居然这么强!”众少年轰然议论,均觉不可思议。照掌门的说法,黄云鹏的战力岂不是远远超过叶华宇、傅惊涛?

黄云鹏哪里敢贪功,忙道:“弟子能侥幸得手,其实全赖叶师弟、杨师妹冲锋陷阵在前,吸引了敌人的大部分注意力。叶师弟为伤敌而自断家传宝剑,杨师妹为救我而舍身挡刀,他俩的表现不比我差分毫。”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越低调越好,绝不想出什么风头,引来掌门的特别关注。

姜烈一摆手,道:“他们俩另有奖惩,不需你多言。”

黄云鹏心头一沉,垂首道:“是!”

姜烈扬声道:“杨雨菲可在?”

杨雨菲闪身出列,脆生生道:“雨菲拜见掌门!祝掌门春秋鼎盛,大杀四方,领袖江湖!”

姜烈道:“杨雨菲巾帼不让须眉,勇救同门,负伤不退,精神可嘉,当为众弟子之楷模!”

杨雨菲道:“多谢掌门褒奖!”

姜烈转首道:“章师兄,黄云鹏、杨雨菲临危不惧,斩获战功,扬我门威,你乾坤堂有何嘉奖呀?”

章天问沉吟道:“黄云鹏、杨雨菲能以记名弟子之身,当面斩杀三名强敌,按门规当重赏,以激励同辈之人遇敌争先,勇不畏死。其中黄云鹏为首功,赏五行凝气丹一瓶,宗门功绩点二百;杨雨菲为次功,赏仙芝凝气丹一瓶,百炼鱼鳞剑一把。掌门您看是否可行?”

姜烈点头道:“可!”

“哇!”众少年艳羡惊呼,个个心头火热,只恨自己不曾出手杀敌。五行凝气丹可以增加内功修为,历来只对内门弟子发放,每一颗据说价值两仟白银,而且还有价无市!宗门功绩点则更为重要。百炼鱼鳞剑是内门弟子的标准佩剑,若无掌门特许,一般记名弟子没有资格随身携带。只要不是瞎子,均能看出姜烈此举别有深意。

姜烈满意地看着众少年跃跃欲试的表情,对黄云鹏、杨雨菲勉励道:“云鹏、雨菲,生死交锋之际的感悟最为难得,希望你们能牢牢记住那一刻,不断磨砺自己的刀术、剑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若有朝一日,你们能达到举轻若重,人兵合一的境界,天下之大任意横行。”

黄云鹏、杨雨菲齐声道:“弟子定牢记掌门教诲,刻苦练功。”

姜烈摆手让他俩退下,对众少年道:“习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无争胜好强之心,武功不练也罢。内门大比非同寻常,必须一场接一场比拼厮杀,唯有最强者方可正式纳入门墙。你们的基本功尽管颇为扎实,可对战搏杀方面却是弱项,所以还要努力提升武技,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自今日起,将由章天问章师伯肩负起尔等的教导监督之责,传授你们实战搏杀之道!希望你们面对敌人之时勇不怯战,杀敌自保,明白了吗?”

众少年大声道:“明白了!”

章天问接着道:“章某受掌门之托,不胜惶恐。望诸君严守门规,潜心修行,勿要放纵自误!如果有抗令不遵,偷懒懈怠,蓄意滋事,醉酒斗殴的,一律予以清退!”

众少年神情一肃,齐声道:“是!”

章天问招手让姜浩源近前,指着他道:“这位是姜浩源姜师兄,为掌门之子,将协助我督促你们的武道修行。这次你们遇袭,幸亏浩源及时率人驰援,杀退强敌,化解了一场危机。”姜浩源忙道:“我身为轩辕门徒,驰援救人当属本分,岂敢居功?。”章天问笑道:“乾坤堂赏功罚过,有一说一,你毋需自谦。”

自有机灵的少年率先叫道:“多谢姜师兄!”

姜浩源拱手道:“同门相助,何必言谢?今后我会和诸位师弟师妹切磋武艺,日夜相处,大家莫要客气见外。”他外形俊朗挺拔,言语温和有礼,加之有掌门之子的光环笼罩,极易获得他人的好感。

众少年一起抱拳还礼道:“请姜师兄多多指教!”

姜浩源和章天问相视一眼,笑道:“指教不敢当,你我共勉吧。”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