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法王之威
作者:兰色大海      更新:2019-09-24 21:35      字数:3773

杀气激荡,昆巴江措寒毛根根倒立,仅凭一双铁拳,他又如何能化解同时袭来的两记杀招?

突然,疾风大作,一点黑影自高空俯冲而下,狠狠抓向莫离的顶门要害。

“咦!”莫离脚步微顿,本能的翻掌上击,眼角余光已看清偷袭者的形貌,怒喝道:“该死的孽畜!”掌风扫过,羽毛纷落,一头巨大的黑鹰尖啸着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盘旋不去。

萧赤狼神色骤变,失声道:“不好!”

话音未落,西北角上陡然爆发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寒光电射,血柱直喷,断肢乱飞,一群如豺狼虎豹般的僧侣直杀进人群中。他们出手既猛且狠,完全没有佛门的慈悲心肠,每一招每一式都往死里招呼。众黑道高手猝不及防,被杀得步步倒退,四处逃散。

昆巴江措精神大振,狂啸一声,激发体内潜力誓死抵抗。萧赤狼情知拖延下去希望几近渺茫,身形一晃,欺近战团,窥准空隙刷的一刀劈去,正对准了昆巴江措不及防护的死穴。

眼看刀光无情劈落,萧赤狼心头忽然掠过一丝警兆,劈至半途的宝刀斜挑飞起,化作层层光幕守护侧翼。下一刻,一股可怖的掌力隔空击来,如怒潮狂卷,连洛冥、莫离亦笼罩在内。

轰!劲风炸开,人影翻飞。

萧赤狼、洛冥、莫离堪堪沉足站稳,只听一声低沉威严的佛号响起,又一股毁天灭地的掌力当头压落。三人不禁齐声低呼,当今之世,具备如此逆天实力的人物屈指可数,其中距此最近的正是吐蕃第一高手——巴桑法王。

巴桑法王坐镇高原三十年,挫败了多次针对吐蕃皇室的阴谋,斩杀各族高手不计其数,武功之精深举世公认。不过他身为密宗领袖,还肩负着精研佛法,教导弟子,开坛讲经的重任,鲜有机会离开雪域高原,中土武者几乎没亲眼见过他的真身。萧赤狼等之所以选择在大宋境内突袭云中侯,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不想进入吐蕃,避免跟巴桑法王直接照面。

佛号回荡,宝相庄严的巴桑法王从天而降,举手投足间如佛陀显灵,令人不由自主升起臣服之意,只想伏地叩拜。

“速退!”萧赤狼竟然不受密宗法咒的影响,当机立断举刀一划,虚空中传出布帛撕裂的诡异声响,足尖一弹,身形暴退。莫离、洛冥反应稍迟半分,和对手掌力一触,手臂如遭雷击,难过得险些吐出血来。

巴桑法王接连两掌徒劳无功,亦是暗吃一惊,对这三名年青人刮目相看。他自持身份,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抢攻,以免日后被人讥笑是以大欺小。冷冷道:“你们三人为何不讲规矩,围攻本国师的徒弟?耶律燕奴、宗巍、萧恨是怎么教导你们的?莫非是寂寞太久,想让我登门造访?”

耶律燕奴乃契丹第一高手,现任契丹皇帝的亲叔叔。宗巍乃魔教教主,叱咤风云的黑道霸主。萧恨则是天魔宗宗主,统领三十六洞七十二峰的妖魔鬼怪,以残暴酷杀名震天下。巴桑法王随口提起这三位武学宗师的名字,不期然流露出分庭抗礼之势。

萧赤狼故作诧异道:“什么?这人竟是法王您的亲传弟子?他刚才连杀我多名手下时可没有自报家门呀。”

巴桑法王不屑多言争辩,举手一拂,真气涌入昆巴江措的经脉,替他化解体内的暗伤,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伤势尽复。

昆巴江措感激涕零,恭恭敬敬取出古经奉上:“师尊,弟子幸不辱命!”

巴桑法王目光忽然转冷,打开经书扫了几眼,皱着眉头道:“好徒儿,为师双眼未瞎,你竟敢拿赝品来蒙骗我!”

昆巴江措如被五雷轰着急急转首搜索,足底一顿,如巨鹰般飞起,落到两少年身前。

傅惊涛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昆巴江措咬牙道:“你们竟然伪造古经欺骗国师,实在是罪不可赦!”

傅惊涛大吃一惊,失声道:“古经是假的?不可能!”

叶华宇叹道:“老三,我们都被云中侯骗了!他一早预料到有人觊觎古经,所以备好了赝品,企图鱼目混珠!”

傅惊涛喃喃道:“真是阴险虚伪啊。”

昆巴江措冷哼道:“有什么话跟国师解释去吧!”伸手扣住两人肩膀,如老鹰捉小鸡般腾空掠回。

昆巴江措把两少年“噗通”掼在地上,指着傅惊涛道:“师尊,那卷古经原来是他所藏!”

巴桑法王眼眸一转,冷冷地望向傅惊涛,宛如实质的目光直射过去,带着重逾千斤的无形压力,又如巨槌狠狠击中大脑,令人不禁要屈膝拜倒。

傅惊涛脑际轰然一震,双膝发软,险险跪倒在地。要知道密宗修炼的精神秘法独树一帜,神秘莫测,练到极处甚至可以幻化为种种神通,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乘境界。巴桑法王乃密宗最强者之一,他施展的精神攻击岂是易与?若非天竺古经的下落太过重要,巴桑法王本来是不屑于对一晚辈出招的。

“不!绝不!我绝不屈服!”

傅惊涛在心底疯狂呐喊,用力一咬舌尖,满口的血腥苦涩,借着瞬间的剧痛挣脱精神束缚,周身骨骼嘎嘎作响,竟然硬生生止住下跪之势,一寸又一寸缓缓挺直了脊梁。

周围众人自然晓得其中利害,见状无不啧啧称奇。巴桑法王是密宗功法集大成者,而密宗在转世重生,智慧灌顶等钻研极深,相当重视精神修炼,别看他仅是随意一瞥,即使对面之人是一流高手,多半也要中招失控。而傅惊涛区区一无名小卒,居然能硬抗住压力不跪,堪称是奇迹了。

傅惊涛并不晓得旁人的感想,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乎。上一世他也曾遭人强压下跪磕头,尽管他拼命挣扎反抗,无奈寡不敌众,结果被围殴凌辱至死。那耻辱的一幕深深烙印在脑海,哪怕如今已是再世为人,依然不会忘却。这一世他决心练武,誓要克服一切阻碍,成为笑傲天下的绝世强者,又岂会轻易低头屈服?

他宁可败,宁可死,宁可粉身碎骨,亦不要再重复前世的屈辱经历!

外界压力越大,他的反抗意识就越强。面对惊涛骇浪般的冲击,他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凝聚,似乎有无穷的力量自体内涌出,构筑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堤防。

冥冥之中,灵魂深处传来若有如无的叹息声,一阵莫名的悸动传遍全身。

傅惊涛但觉身体一轻,似乎有一层无形的薄膜被捅破了,五官感触格外清晰,精神和身体的契合度近乎完美,每一寸肌肉,每一根筋骨,都在发出欢快的笑声。要知道他的灵魂能附体重生,没有在时空乱流中迷失溃散,乃是属于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而经历过如此严酷的轮回考验,他的精神力远远强于凡人。之前是因为缺乏外界刺激,他浑浑噩噩不知自己身怀宝库,直到这一回与巴桑法王隔空交锋,被逼到悬崖边上,终于彻底激发了他的潜力,打开了宝库的大门。

巴桑法王眼底奇光忽闪,双唇微开,轻喝了一声:“唵!”

密宗咒语化为一枝冷箭,自耳膜无情射入。

傅惊涛身体剧震,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嘴角溢出一缕鲜血。他双目圆瞪欲裂,拳头紧握,指甲深深掐入肉里,虽然身形摇摇欲坠,但偏偏每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绝不会轻易倒下!

刚刚与巴桑法王交过手的莫离、萧赤狼、洛冥感触最深,换做是他们易地而处,谁敢说一定能抗衡住这无形攻击?换句话来说,这轩辕少年的潜力是何等的可怕!

魔女洛冥眼中异彩涟涟,蓦地踏步向前,笑道:“国师大人,您是一代宗师身份何其尊崇,犯不着与这无知少年置气。如果您要小小惩戒他的话,请允许晚辈代劳如何?”

巴桑法王散去精神秘术,冷冷地扫了洛冥一眼,道:“本国师的事情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吗?”

洛冥哪敢和他对视,连忙低头道:“晚辈不敢。”

巴桑法王把假经书啪的掷到地上,对傅惊涛道:“你是哪一门派的弟子?为何会随身携带假经书?真的古经在哪里?”

傅惊涛反手拭去唇角的血迹,大声道:“前辈你以势压人,不是英雄豪杰所为!”

话音落处,周围一片死寂。

巴桑法王这些年来何曾被人当面奚落过?忍不住要一掌拍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板着脸道:“你想故意惹怒我好早日求死吗?”

傅惊涛道:“前辈你未弄清楚事情原委,便对晚辈出手施压,岂不是太过轻率?需知晚辈亦是被人诓骗,满腹冤屈无处申述啊!”

巴桑法王道:“哦,那你被谁欺骗了?”

傅惊涛心念电闪,愤愤道:“当然是那云中侯啊!他说只要我设法将这卷古经交到前辈您手里,就会饶过我兄弟们的性命。谁料他根本是心怀恶意,竟给了我一卷假经书,分明只想利用我引开追兵,好借机脱身逃走!恐怕在他的算计里,还存有借您的手把我除掉的心思,这样一来就不会走漏风声,保全他大侠之名。”当下临时编了一套说词,挑明自己轩辕弟子的身份,说是在狩猎时偶然救了重伤的云中侯,谁知云中侯恩将仇报,忽然翻脸不认人,还将黄云鹏等兄弟扣押为人质,逼迫他携经书西行。

巴桑法王缓缓道:“照这么说来,云中侯眼下是安然无恙了。”

莫离忽然出声道:“臭小子,阴家兄弟是怎么死的你为何避而不谈?百年尸毒和五毒绝命散是不是你们偷拿了?半山腰上的那场大火,是你们故意点燃的罢!那么多道上的朋友中毒惨死,你们不应该以命偿命吗?”

众人闻之哗然,性子急的仓啷啷抽出兵刃高声喝骂。周围骂声杀声滚滚如潮,却没人冲过去动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盼着其他人抢先出头。

洛冥冷笑道:“这是光打雷不下雨吗?既然害怕轩辕门报复,就不要满嘴喷粪过干瘾!”

众人脸上一阵赧然,恨不得将她的毒舌剪掉。但见一名虎背熊腰的壮汉大步走出,面如寒冰,手提一双铁斧,道:“轩辕门算个屁,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洛冥皱眉道:“雄阔山,你疯了吗竟然抢着出风头?你的黑熊寨不想要了吗?”

雄阔山面容一阵扭曲,惨笑道:“黑熊寨?山寨早在两个月前已被蜀山剑门烧成了一片白地!我和白道门派不共戴天,又是孤魂野鬼一个,不怕轩辕门报复,先杀了这两个小子讨点利息!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