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血战荒原 五
作者:兰色大海      更新:2019-09-24 21:34      字数:3163

周焕冷冷道:“周某纵横天下二十载,仇家遍地,欲取我项上人头的数不胜数。不知萧王子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萧赤狼道:“周将军,我敬重你是英雄豪杰,不想仗着人数优势以众凌寡。我给你设下三道关卡,你若能成功闯过,我啥也不说了率人撤走。但若是你闯不过去,人头或是宝图,你总得主动留下一样来。怎么样?”

周焕道:“你要单打独斗?”

萧赤狼道:“正是!不知周将军你敢不敢接招?”

周焕眉毛一扬,沉声道:“萧王子既然划下道来,我中土男儿又岂惧你契丹勇士?别说是斗上三阵,即便是连战三天三夜,周某亦不会皱一皱眉头!”说罢提气飞跃落地,反手拔刀遥指契丹骑阵,喝道,“周某在此,谁来受死?!”

想他身为后周大将,征伐南唐,北击契丹,马踏中原,刀劈四夷,平生不知经历过多少战斗厮杀,屡次险死还生,心志神魄早锤炼得坚如精钢。纵然面对着阵容强大的敌人,他一人一刀立于天地之间,气势巍峨如山岭,毫无惧色。

如雷的喝声滚过荒原,震得许多骏马抖耳嘶鸣,铁蹄乱踏。

萧赤狼眼中闪过几分欣赏,几分狠辣,沉声道:“枯莫离,你出战头阵!”

“是!”

话音落处,一匹黑色骏马唏律律人立而起,一条髡发长袍的契丹大汉挥舞长枪,声若洪钟道:“兀那汉子,我枯莫离来会你!”他身材高大,相貌粗犷,肤色如铜,双腿一夹马腹,座骑呼的往前弹出,四蹄翻飞,马臀后面卷起一股灰尘草屑。在奔驰之中,铁枪不停挥动,枪尖在空中勾勒出奇特的图案,教人难以预测它的下一步轨迹。

只见枪如游龙戏水,马似追风逐月。虽未正式接阵,但枯莫离人马枪合为一体,气势迅速攀升至巅峰。

蹄声轰响,杀气弥漫。

周焕脚下不丁不八,正面朝向疾速冲来的敌骑,眼神坚毅,没有一丝退避的迹象。

季雨卿眼中流露出忿忿之色,嘟哝道:“契丹人骑马来战,这不公平!”傅惊涛低声道:“我的大小姐,弱势一方哪有资格谈论公平?谁的拳头够硬,谁就有权制定规则。”季雨卿一愣,细细咀嚼他的话语,竟似隐藏着极深刻的道理,实不该从一少年口中说出,对于傅惊涛愈发好奇起来。

枯莫离身体跟着座骑奔行的节奏起伏,盯着前方那个伟岸的男子,眼中射出残虐血腥的冷光,真气灌注铁枪,枪尖看似总在颤动不休,其实一直笼罩住对方的身前要害。他是幽州人,身上流淌着契丹、渤海、高丽等族血统,本为纵横辽国的巨寇,以枪法高绝、残忍酷杀名震燕云辽东,后被萧赤狼收服。他自诩勇武,素来瞧不起南国的汉人,认为他们空会咬文嚼字,夸夸其谈,手底下的功夫稀松平常。这次南下大宋,他雄心勃勃要立功受赏,谁知一直捞不到出手表现的机会,心里早憋着一团火。眼下得到打头阵的荣耀,满心欢喜,决意要一战扬名!

黑色骏马越奔越快,如一道黑色闪电,疾冲而至。

在马速到达极限的瞬间,枯莫离瞠目一声大喝:“杀!”铁枪一抖,枪去如流星,带着剧烈狂暴的冷风,狠狠刺向周焕胸膛。他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又有高速奔跑的巨大惯性,这一枪刺去摧枯拉朽,予人无处可逃,无从抵御的异感。

周焕首当其冲,神色凝重,衣角头发皆被劲风吹得猎猎作响。面对这石破天惊的一击,他弓步扬刀,没有半分花巧地正面劈去。刀锋破空,似慢实快,明明是枯莫离的枪势先发,但当周焕的刀光冲上天际,竟然令旁观者都有种枪势未能臻至巅峰,反被压制的感觉。

当!

枪猛如飓风,刀烈似雷霆。

火星溅起的刹那,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波纹自两人中间爆发,向四面八方扩散,无数草叶被压弯腰,几欲折断。

周焕手臂巨震,刀光破碎,后肩的伤口登时崩裂,血箭噗的喷射,整个人顺着枪势去向倒飞出六七丈远。

周焕居然没能挡住对手的铁枪突刺!季雨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忍不住抓住傅惊涛的手臂,手上使力,抓得他呲牙咧嘴。周承宗死死咬住牙关,双拳紧握,指甲掐破了皮肉,手心不知不觉鲜血流淌。唯有岩鹰面色平静,看不到任何异常的波动。

萧赤狼瞳孔微缩,诧异之色一闪即没。

枯莫离狂笑道:“周朝大将不过如此!”双臂卸去反震之力,把铁枪收回身后,催马紧紧追向空中飘飞的周焕,看准对手的落势,毒龙似的铁枪嗖的又从马颈右侧飙出,枪尖直刺,得势不饶人,企图一鼓作气彻底奠定胜局。

周焕俯瞰着穷凶极恶的敌人,眼神冰寒不带感情,无喜无悲,无怒无怨,仿佛眼里看到的只是一块山石或是一棵枯木。他对于下方刺来的夺命铁枪竟是不予理会,挥手就是一刀劈落,简洁干脆,直取枯莫离头他第一刀势如风雷,那么第二刀则快如闪电,似乎刀光刚刚飞起便跨越了空间的阻隔,已经劈到枯莫离的面前!

刀气冷冽,触肤生寒。

枯莫离大惊,双臂硬生生较劲一扭,去到半途的铁枪挑起,枪尖画了个弧线,拦向那不可思议的刀光。

当!

又是一声铿锵巨响,声震四野。

枯莫离口中不由低声闷哼,脸色涨红,双臂微挫,如被万斤巨石当头压落,以其神力居然都无法抗衡那猛烈的劲道。下一刻,他跨下雄健的骏马浑身抖颤,前腿发软,悲嘶声中噗通跪倒,往前的冲势不止,整个身躯扑倒在草地上翻滚,灰尘弥漫。

枯莫离狼狈不堪地跃落马鞍,又羞又恼,恨不得地上忽然裂开一道缝隙钻进去。他依仗奔马之利,又有先手出招的机会,竟然还是被人家一刀劈落马背,真是毕生难忘的奇耻大辱。

季雨卿吐出一口闷气,忍不住叫道:“二叔必胜!”

傅惊涛远看着这力劈山河的一刀,心神震撼,差点停止了呼吸。不久前,他使出刚刚领悟的刀意斩杀了强敌,其实出刀、收刀的过程中仍有许多细节没有想通透,基本上依据本能行事,过后回想又不知道该怎样完善。此刻看了周焕的刀法,两相印证,许多疑问迎刃而解,有种豁然开朗、醍醐灌顶的由衷喜悦。

契丹骑阵如大风吹过,搅起阵阵骚动。枯莫离在他们当中算是佼佼者了,尽管为人有些狂妄,但一手枪马结合之术的确强悍,否则怎有资格第一个出战?可强如枯莫离,第二招便被打得落马,正说明了周焕的强大与可怕。

萧赤狼不由暗暗点头,这才是周焕应有的水准啊!假如周焕连枯莫离都胜不了,那他真要怀疑此人是冒名顶替的了。

周焕本已下坠的身形受此巨力反震,如巨鹰翱翔腾空,到了最高点时扬刀指天,蓦的暴喝道:“杀!”人刀合一,刀芒吞吐,径直朝底下失去座骑的对手劈去。

杀气如冰水浇落,浑身血液几欲凝结。

枯莫离仰天望去,视野中尽是雪白夺目的刀光,似乎充斥了天与地,无处不在,割裂阴阳。他清楚的知道,在那片白光之后,便是永久的黑暗!经过了前两回的攻守试探,周焕显然摸清了他的底细,不愿意再纠缠拖延,直接施展出了杀招——这周朝大将能纵横沙场,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枯莫离天性狠绝剽悍,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绝不存在退缩保命的念头,大不了以命相搏,岂可丢了颜面?他喉头低声咆哮,沉腰坐马,全身劲气贯注于铁枪,呼的朝天刺去。

刀落,枪起。

在汹涌无情的刀光面前,飞舞的长枪显得那么的单薄。

喀嚓!

刀芒划过,铁枪枪身应声断裂成两截。

枯莫离手握断枪,望着缓缓飘落的对手,赞道:“好刀法!”话音方落,一条血线由顶门浮出,迅速蔓延过眉心、鼻梁、下巴、咽喉,连胸口的衣服亦沁出鲜血。他高大的身躯摇了一摇,断枪当啷坠地,忽然直挺挺地仰天跌倒,魂飞魄散。

仅仅三招,决出生死。这便是江湖,不争则已,一争就事关身家性命。与其奢望对手手下留情,不如想方设法提升自身实力。

傅惊涛轻轻闭上眼,脑海中回放着周焕的第三刀——超越了招式的范畴,超越了常理的认知,隐约触摸到大道无形的层次。可惜他的实力太低,连模仿都无法模仿,仅能够略略感知其皮毛罢了。他心底一叹,复睁开眼帘,提醒自己勿要好高骛远。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周焕沉足落地站稳,目光一扫枯莫离的尸体,铮的轻弹刀身,沉声道:“黄泉路远,孤魂寂寞。下一阵是何人来战?”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