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协同作战 六
作者:晴风流雪      更新:2019-09-24 23:58      字数:2469

“大萌萌打西瓜?”

众人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白昭刚才从他的记忆中窥探到了这个奇特的词,向大家解释道:“这是介绍他进入暗网的那个网友的id名称。”

话音刚落,众人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全息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网页,看上去是某个论坛。

页面设计相当古朴,有种十多年前网络开始普及到人族时那些常见的聊天室的感觉,版头上写着“悬赏公告”几个字,下面是那种很粗陋的几乎表格式的页面,连字体都是早已被淘汰的老式宋体。这网站简直没有任何美感可言,完完全全是一种原始的聊天室刚诞生时的风格。

白昭略微惊奇地说道:“这就是他常去的那个暗网。”

网页以人眼很舒服的速度自动往下移动。他们很惊讶地发现,这个年轻侍者的照片此时赫然在榜,并且,旁边写着他的名字以及悬赏金额、预计死亡时间。网页的右上角显示着今天的日期与时间——神龙历1007年9月15日14时28分31秒。而他的死亡时间正好是神龙历1007年9月15日14时30分整。

年轻侍者朝着他们伸出手来,脸孔极为惊恐地扭曲着,拼尽最后一丝神志喊道:“救……救我……”

王诩撤回擒拿手,璀璨金光构成的巨手消失之后,侍者落在地上,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他的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在扭转着,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抹布……伴随着骨骼清脆的“咔嚓”声与痛苦万分的悲鸣声,森森白骨刺穿血肉而出,不一会儿,便安静的只有鲜血滴落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

而此时网页的时间显示的正是神龙历1007年9月15日14时30分整,分秒不差……

众人不禁一阵悚然。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长安的四位。

就算家里是搞军火的,秦稷也并不曾亲眼见过这般鲜血淋漓的残酷景象……他卖出去的那些武器也没真制造多少纷飞的战火,这世道其实安宁着呢,派上最多的用场就是小警察配着他们公司生产的制式手枪吓唬一下有心没胆的小匪徒。

李渊已经直接捂着嘴扭头蹲在一边干呕了。

另外两位面色惨白,镇定地强压着呕吐的念头。

其实让王诩他们动弹不得的不是死状有多么凄惨,常年和变异体殊死战斗的他们早已对各种不成人形的尸体感到司空见惯,变异体中不乏有喜欢虐待“食物”的变态,但这一次让他妈大为震慑的是这种近在眼前却看不透彻的死亡方式。

简直……彷如神迹。

而更令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背脊发凉的是,接下来,悬赏榜上依次出现了他们的名字和照片,同样,也都标注着金额与预计死亡时间。

如果不是刚才亲眼见到那根本不知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杀人事件,王诩这会可能还会很有心情地跟蒙骜开着玩笑:“哟,老蒙啊,凭什么你的命比我金贵?”

但依次出现的照片却只有九张。白昭并不在其中。

此时,最沉不住气的自然是长安的四个人。他们年纪最轻,阅历相对来说较浅,在情绪极为绷紧时,便容易崩溃。

玄女淡淡说道:“看来这幕后主使胆子不小,拿我们当猴耍。白先生,蓬莱一贯对你敬重有加,虽然此言冒犯,但可否请你向我们自证一下清白?”

白昭没有答话,只是默默从衣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来,抛上半空,沉静地注视着。

“稷下城也出事了。”

顺着灵蝶的视线,庄周见到稷下城被一股不祥的暗红色血气笼罩,灵蝶无法闯入,只要一靠近,便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之弹开。

他知道,那是“结界之壁”。

而白起那边刚刚发来联络,他们正在召集分散在外的“驿馆”(他们习惯将异能者管理部简称为驿馆)精英,最晚的一批要在十个小时之后才能抵达。

“这次的事情很不简单。”橘猫眯着眼睛,以他特有的慵懒语调哼哼着说道,同时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趴在地上,脸上肥嘟嘟的肉堆在爪子上,若非他体型至少是寻常橘猫的几十倍大、趴在这里活像是一个小山丘,那他看上去和寻常的猫并没有多少分别。

“前辈,您是想到什么了么?”庄周像是溺水之人好不容易见到一根稻草,赶紧追问道。

“啊呀呀,背上痒,你往后坐坐,帮我挠一挠。……往后一点,左边一点点,过了,右边一点,差不多……啊……舒服了……”

杨坚全神贯注地指挥着抵达的校内精英进行严密的布防,一个陷阱被突破了,便立刻补上一个新的,以延缓它们的攻势。因此并没注意到庄周这边的动静。

“小子,通常来说,这样大举进攻,一般都是为了什么。”

庄周立刻恭敬地说道:“请前辈赐教。”

“不行不行,有些事可以帮忙做,但有些话却不能说。你帮我挠挠背,我跟你说了这么件重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何况,我还让你骑在我背上登高望远呢,做人不能太贪心。”

庄周心里着急,却也不敢唐突了这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猫妖。只好说道:“前辈,您的后人也在这山上……您不能看在他的份上再多透露一点情报么?”

“哦,你说那小子啊……”橘猫哼了一声,“我们猫族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我们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他要是死在这里,那早点投胎去别坏了我们琅琊猫族的名声。”

橘猫忽然弯起眼睛,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化作一缕白雾,消失无踪了。

杨坚转头向他汇报战况时,恰好见庄周以一个不怎么雅观的姿势站直了身子。

“……老师,我们或许守不了多久了……”

这话尚未说完,第一道防线便被突破了。如蝗虫般密集的变异体一拥而上,此时,对他们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亲眼看到刚才还在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同学一个一个被变异体分食,凄厉的惨叫声很快被咀嚼声吞没。可怕的沉默在他们之中蔓延。

杨坚当然也相当惊惧。作为一个正常人,看到此情此景要是毫无触动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但他却依然可以用理智强压下这份恐惧,用灵力提高音量让所有人都能听见他的话:“光荣的稷下学子们!我的朋友们!我知道,此刻你们和我一样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也许我们都曾因恐惧选择过退缩,但在今天,如果我们退缩了,放任这些东西啃噬我们的勇气和决心,那么,我们珍爱的一切也必将被吞噬殆尽!所以今天,我们要选择勇气!稷下的勇士们!我请求你们和我一起浴血奋战!”

伴随着话音,红色炽芒照亮了这暗黑无光的天际,他们都认得,这是鱼肠剑的光芒。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