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白马义从,再临幽州
作者:一碗茴香豆      更新:2019-10-26 14:00      字数:2161

ntent

袁歌一直在通过谋士技神眼,借用徐庶的视角观察着传送门这一边的状况,发现居然有敌人埋伏后,很快便想到了一定是有人出卖了他,把消息给了鲜卑人,只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必须先稳住阵脚才行。

那样的动静,敌人的数量不会少,仅凭辽东鲜卑的三万骑肯定是挡不住的,就算他们有袁歌提供的兵器和铠甲也不行,战斗素质比起他麾下的几大军团差太多了。

“情况有变,陷阵营,随我出征!”,袁歌喊了一句后,用精神力将传送阵前的冀州骑兵拨开,留出空地,由脚下的虎大王领头,带着最为精锐的陷阵营杀了进去。

辽东鲜卑的战士们已经在张扬和徐庶率领下朝着对方的方向冲了过去,在双方都是骑兵的情况下,畏畏缩缩的站在原地防守,那与找死无异,当然,有些特殊兵种除外,比如日后的先登。

辽东鲜卑的普通人担忧的看着部落战士出征的方向,虽然在张扬和徐庶的带领下,辽东鲜卑还没有经历过大败,可从脚下的震动来看,这次的敌人太多了,多到根本不是他们辽东鲜卑所能抗衡的地步。

“咦,看那里!”,原本众人瞩目的传送阵,因为敌人的到来而不再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但依旧有许多人不时的看上一眼,毕竟,从里面源源不断出来的士兵,将是辽东鲜卑的希望。

川流不息的精锐骑兵出现了一个空当,传送阵中,一只磨盘般巨大的虎头钻了出来,接着是占了传送阵一半大小,约五六丈宽的虎身,一步又一步,带着百兽之王的威压,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

传送阵的高度在这时又拔高了两三丈,看起来就像是被这巨虎撑高了一样,引起围观的辽东鲜卑之人的阵阵惊呼。

哪怕是已经见识过虎大王的冀州军团士兵,看到虎大王如此骇人的出场方式,也不禁有些震撼。

虎大王自然是没有本事撑大传送阵的,这是袁歌特意控制之下的结果,之所以一开始不将传送阵就弄的足够大,一是为了节约能量,二,自然是为了装逼。

原本计划中,他是最后出场的,可现在情况有变,为了减少损失,他也顾不得装逼效果最大化了。

“恭迎开元皇帝,恭迎武德皇后!”,传送阵外的冀州骑兵齐声喊了起来,辽东鲜卑的人早已被震撼到大脑一片空白,这才注意到虎大王背上还站着一男一女,忙跟着喊了起来,不争气的甚至已经匍匐在地。

如此巨大的老虎,居然只是轩辕帝国皇帝的坐骑,该说不愧是天神么?这一刻,他们慌张的心绪都平静了下来,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袁歌,可袁歌站在那里,他们就会没来由的感到信服。

虎大王之后,压阵的陷阵营也在高顺带领下徐徐出场,知道即将面临战斗的陷阵营,一个个眸子中不禁闪过嗜血的光芒,陷阵营的归宿是战场,可惜平静的袁歌麾下一直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

进入备战状态的陷阵营,从上到下的状态都与平时变得截然不同,冀州骑兵看着这支袁歌麾下最具争议性的部队,目光都不禁有些躲闪,这一刻再不敢怀疑陷阵营是否有资格享受军中最高的待遇。

享受着最高的待遇,却一直没有机会表现的陷阵营,一直憋着一口气,今天终于有机会上战场了,如何能不兴奋?至于可能存在的危险,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强大,何况,有袁歌在,他们是不会败的。

为袁歌而战,是高顺创立陷阵营的初衷,这一初衷,一直被很好的继承了下来。

“圣上,陷阵营请战!”,高顺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请战,他身后的陷阵营士兵也都同样的下了马,心悦诚服的跪在地上,狂热的看向站在虎大王背上的袁歌。

“准战,跟我冲!”,袁歌一虎当先,朝着大地震动的方向冲了出去,陷阵营士兵们飞速上马,紧紧跟在袁歌身后,竟没有被虎大王拉开距离。

虎大王看到一群凡马居然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憋屈的它速度又快了几分,可还是没能甩开陷阵营,不由在心中暗骂,“一群变态!”

陷阵营之后,公孙瓒亲自率领着三万白马义从,从传送阵中走出。

“白马义从!”,辽东鲜卑的人惊呼道,一个个吓得有些手足无措,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在幽州北部的异族中名声太大了,杀得鲜卑、匈奴、扶余等都是闻风丧胆,也就这些年白马不见了,他们才又嚣张了起来。乍一见到白马,他们腿都软了。

公孙瓒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踏足幽州之地,心中五味杂陈,凶狠的目光四处扫视,仿佛狮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让接触到他目光的鲜卑们一个个瘫软在地,不敢直视。

“公孙将军,这些都是自己人,我们还是赶紧去支援圣上吧!”,贾诩与公孙瓒并骑位于白马义从的最前列,看到公孙瓒饱含杀性的目光,虽觉得这位违背袁歌旨意,大开杀戒的概率不大,可还是有些担心,忙开口道。

“军师放心!”,公孙瓒轻轻回了贾诩一句,看头看了一眼不断出现的白马义从,身上的气质骤然一变,加速往前方冲去,口中呢喃道:“白马回来了!”

“义之所至,白马相随!”,公孙瓒身后的白马义从张弓搭箭,高吼着跟上公孙瓒的步伐。

“白马义从,好像是我们这边的!”,待白马义从离开后,才有辽东鲜卑的人慢慢反应过来,欣喜的开口道。

“轩辕帝国太厉害了,幸好我们不是敌人!”,这些鲜卑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接连出现的陷阵营和白马义从,早已让他们将对战争胜负的忧虑抛到了脑后。

白马义从之后,是吕布率领的五万泰山骑兵,战斗力虽不比白马义从差,但在这里的知名度却比白马义从差了许多,若是在并州的话,吕布还有可能被认出来,在这里基本没人能认得他。

ntent

三国传奇谋士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