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有客到
作者:起床难      更新:2019-09-24 23:56      字数:3552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刘洋给了教徒们修行法门,要他们尽快修炼。同时接到密信,不知道黄衣教徒已死,被蒙骗还不知,且完全信任了尸骨婆。而回到家中木青冥和妙笔,还有啊弘一头扎进了厨房,边吃边聊。啊弘无意中点醒了木青冥,让木青冥想到当年四怪会不会是用了一招幻术,以假死来迷惑了追杀他们的锁龙人。引出来木青冥问起妙笔,当年追杀四怪木家有那些锁龙人参与其中?要请来问问,好对四怪知己知彼。与此同时,四怪已潜入了滇池湖底,进入了木青冥曾经去过的滇池海眼,找到了滇池水神。】

一阵夜风推开了虚掩的房门,吹入了厨房里。桌上灯火忽地明暗不定。

炊锅里的木炭所剩无几,之前还沸腾的热汤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锅中的一锅菜,也没剩下多少了。

吃饱喝足的啊弘和妙笔沉思片刻,都点点头赞同了木青冥的分析。

确实,擅长幻术的人或妖魔鬼怪,以此伪造一个死亡现场就是举手之劳,轻而易举得很。

“师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弘随之又问着,提起手边的茶壶,给木青冥的茶杯蓄满了水。

如今现场附近的妖气早已淡去,细查之下,还发现了有人刻意清理过的痕迹,四怪已何去何从,啊弘他们锁龙人还真不知晓。

就算想要为民除害,也不知道去哪里缉拿这四怪;啊弘都有些焦虑。

木青冥皱了皱眉,略一沉吟后,若有所思的道:“我看不如先这样,每日开始我们兵分两路双管齐下。妙笔和妙雨往日不用上工,就多在城中查访一下四怪的下落。就他们身上的妖气,无需妙天跟着,你们也能一眼认出是人是妖。一旦找到这四怪,不必急于动手,尾随潜行,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若是还要吸食人的精血和魂魄,那就拿下,或是斩杀也是可以的。”。

今日幻景木青冥也是见了的,这四怪模样并未完全幻化为人。若是要在城中行走,要么就是昼伏夜出,要么就是得施展障眼法,令他人见到他们的模样,并不是真实的样子,从而来蒙混过关。

但这招对浊胎的肉眼有用,对锁龙人并没有用。

且木青冥现在还不知道四怪们来城中的目的,并不愿意上来就他们斩尽杀绝。这昆明城中处处是宝,木青冥总有种预感,四怪并非偶然路过,也不是刻意为了吸一个流浪汉的精血而来。四怪和死去的流浪汉,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也不可能是有冤有仇,四怪却让流浪汉平白无故的丧命。这其中的疑问,一直萦绕在木青冥的心头挥之不去。

若是四怪暂且不作恶,他倒是有耐心去弄明白这不合常理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或是阴谋。

而且他好奇,倒底是谁在暗地里帮助四怪,清理痕迹的?目的又是什么?

“嗯,明天我就叫上妙雨跟我出去逛逛。”妙笔毫无异议,点头应了下来。

“另一边要做的,便是你好好回忆一下,当年我们木家派出的是哪几个锁龙人,去参与追杀四怪的?”木青冥喝了一口茶后,又道:“参与这个行动的锁龙人,还有没有活着的。要是有,就把他们请来,我有关于四怪的一些事情要问问他们。”。

他对面的妙笔已经站起身来,准备收拾桌上的碗筷。听木青冥这么一说,边收边想了想,道:“还真有几个还活着的,一个是老夫人。还有两个就是铁桦叔和铁婶。”。

“我奶奶?”木青冥一声惊呼,随之皱眉嘀咕道:“怎么哪都有她?”

夜幕深处,黑暗中滇池上波涛翻涌。

虽然叫池,却也有五百里的滇池偶尔也会掀起大浪。比不上海上大浪,却也很是吓人。

一旦这样的天气出现,夜间的滇池上就没了小火轮。那些船家,谁也不敢在夜间行驶在大浪连翻的滇池上。

不过也是借口,就此休息上一宿。

湖面上嘈杂得很,湖水下却是一片宁静。

深埋在水底的海眼之中,亦是如此。

无所事事的绝弦,找了个珊瑚环绕的地方睡了一觉后,醒了过来,找到了也是打坐结束的滇池水神:“水神,你叫我的摄气之法真的了得,我才练了几日倒是把体内的戾气给冲了个一干二净。现在你就是让我在急躁暴戾,我也不会了。”。

“你之前修行的邪术过于偏激,只取阴气炼化化为邪气,自然是会再体内积累下暴戾。长此以往,心中妒火和暴躁自然越来越多。行事思维和相貌,都多有改变的。”捋须说着此话的滇池水神,举目看向了对面席地而坐的绝弦。

一阵打量后见对方面貌已无凶相,印堂眉心和双眼中也无半分邪气后,微微颌首,又道问:“如今能有耐心,也能冷静下来了吧?”。

“嗯,现在我就是耐心的打坐一日也不觉得无聊,更不会暴躁了。”绝弦点头说到。

现在他才发现,过去过的日子就是自己折磨自己,还乐此不疲。倒是到了这滇池海眼后,才是活得自在,又无心理压力,绝弦也没有再起过重回长生道的想法。

若是在能永远离开海眼,然后游历天下就更好了。

不过那也是百年之后,等滇池水神魂飞魄散之后。在此之前,绝弦只想留在此地好好伺候着这个垂暮老神,以此报答救命之恩。

这就是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出入海眼自如了,却还是只是在岸边溜达一下,并未离开滇中的原因。

“你睡觉时,我让化身去买了些吃的,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能只靠吸食灵气和朝露来运转,还是吃点东西,可别饿死了。”滇池水神从身后一株珊瑚树里,掏出一只荷叶包裹着的烧鸡,递给了绝弦:“好不容易找了个说话的伴儿,你可别这么轻易的就饿死了。”。

“嘿嘿。”那绝弦一笑,也没有推脱,接过了烧鸡打开,直接撕下鸡腿就往嘴里送去。

“最近这城里也不太平,你没事也别上岸去。”看着他吃的津津有味的,滇池水神面露和蔼笑容,捋须道:“今日我的化身进城去,还见到了死人。”。

“死人不是天天有吗?”咀嚼着鸡肉的绝弦,漫不经心,略有含糊的说到:“是人就会死的,哪有什么长生。你老人家都是神了,不也逃不过天人五衰吗?”。

别看这绝弦现在没了暴戾和邪念,但嘴皮子是越来越溜,说起话来能贫就贫。

那对面的滇池水神也不急不气,反而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直言道:“对对对,你能悟到这一层,以后就遇事更是看得开了。”。

说罢,眼露欣慰,看了一眼对面呵呵傻笑着的绝弦。很快,滇池水神也收起了笑容,肃色道:“这次死的人,和正常死亡的可不一样。这次死的人,是被妖邪一瞬间吸干了精血和魂魄的。整个尸体都已经成了干尸,一点水分都没有了的。”。

听到此,绝弦一愣,缓缓的把嘴里鸡骨头拉了出来,想了想后问到:“不会是刘洋吧?”。

说罢眼中怒色一闪,骂道:“这人又作恶了?”。

“这我不清楚了,化身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回来了。”滇池水神说罢,轻叹一声,又苦口婆心的劝道:“但你别上岸了,城里可能要乱起来了。要是让长生道的再见到你,他们不会饶了你的。现在的你经脉断过,重新给你接好了没错,可体内已经无邪气,不可能再施展奇术。我教你的那几招,也斗不过那些邪人。暂且把复仇的事抛在一边,安身立命要紧。”。

听完了滇池水神的话,绝弦良久不作声,眼中和脸上,渐渐的浮现了不甘。

不为了降妖除魔,不为了天下苍生,就为了他之前辛辛苦苦为长生道效力,却得到了个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他也不希望刘洋往后能过的安生。

除非刘洋死了,长生道亡了,否则这点执念会一直在绝弦身边,如影随形的。

“刘洋作恶多端不知道悔改也就算了,要是这次还真是他所为,你老人家就不管了吗?”又过了片刻,绝弦攥拳,把手中还挂着几丝没能啃干净的鸡肉丝的骨头,一把捏的粉碎。

“嘘。”绝弦话才说完,滇池水神就把食指竖起,抵到了唇边示意他别出声后,举目看向了远方上空,湖水凝聚的洞口。

“有客到了。”滇池水神眯眼一笑,继续注视着黑暗中的出入口。

绝弦立刻站起身来,朝着他目光所及之处望了过去,心里暗暗想到:“不会是锁龙人吧?”。

他倒是这么希望的,要是锁龙人为了城中那事情而来,有求于滇池水神,他绝弦正好可以借此请求锁龙人们带他出去。

此念方从心头起,绝弦身后的滇池水神就说到:“你可能要失望了,来的不是锁龙人。”。

话音落地,四道黑影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了绝弦和滇池水神对面,一字排开。

原本宁静的滇池海眼中狂风忽起,浓郁的妖气随风四溢弥漫。

来的那四道黑影,正是从西山上才下来的四怪。

他们中的蛇怪才落地,就对绝弦说到:“小子,你可能要失望了。这城中的死尸不是刘洋吸干的。”。

之前绝弦和水神的对话,四怪都听到了。

绝弦见这四人身上妖气弥漫,立刻警惕了起来,双脚微微分开,十指一松手中碎骨掉落后,再次紧握成拳。

全神戒备的绝弦,双眼紧盯着四怪,随时准备着动手。

“是我们吸干的。”紧接着,鼠怪口中发出一声怪笑,如锯木之声:“但是是刘洋让我们做的。”。

“绝弦。”话音落地时,滇池水神一跃而起,落在了冲向前去,怒气冲冲的绝弦面前,挡住绝弦去路:“你先退下,这四位绝不是我们的敌人。”。

滇池水神怎么料定四怪不是敌人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