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下定
作者:苏月半      更新:2019-09-24 23:57      字数:2153

大有只要他徒弟敢有半分对不起秦红瑶的地方,他就先收拾了这个孽障。

一番大义灭亲的话说下来,让刘月娘想笑的同时,又觉得心里踏实。

早就知道这位师父是个靠谱的,如今一见,有这样的师父,怪不得宁安被教的好呢。

刘月娘心中暗自点头,跟张成林也越发的言谈甚欢。

到了第二日的时候,张成林便将自己搜罗的奇珍异草都给送到了刘府,除此之外,还有他这些年给宁安攒的聘礼。

虽说他只是一个师父,但将宁安当儿子养的这么些年,张成林早已将他的所有事情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安排了。

宁安见到张成林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感动的红了眼眶,因为只有他知道师父这些东西是怎么挣回来的。

因着这么“娘”的动作,还被张成林给拍了一巴掌。

将东西送到刘府的时候,刘月娘也被惊到了,但是知道这是必走的流程,接下来的同时,便也相当于将这门亲事给应承下来了。

“先生也知道小女年岁尚幼,明年及笄之后,咱们再商议定亲礼,您觉得如何?”

对于这个答案,张成林也是想到了的,当下便点头应了下来,不过却是先找人写了婚书,算是定下了这门亲事。

宁安自从前日开始就一直心中敲鼓似的,待得见那婚书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真切之后,才觉得一颗心终于落了回去。

与之而来的,又是满脸的傻笑。

瑶儿,终于是他的了!

张成林看不下去自己徒弟这么蠢的模样,跟刘月娘寒暄了一番,便拎着宁安耳朵回府去了。

……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张成林自从搬到了这边的巷子之后,倒是时常早出晚归的。

有时候宁安很晚的时候回来,都不见张成林在家。

不过对于师父的行踪,宁安早就习惯了,所以除了见到他的时候嘱咐他万事小心,其他的事情则是只言片语都不会问。

宁安如今在军中表现的不错,现在已经是一个小队的队长了,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越发的拼命。

唯一的遗憾,便是亲事一定下来之后,秦红瑶因着害羞,已经好几日没有见过自己了。

宁安心中抓心挠肝,偏偏少年脸皮薄,还不露分毫的,虽说还照常去刘月娘那里,可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等到宁安终于觉得,自己这样看不到未婚妻子,准备直白的告诉对方自己的思念之时,却再一次的扑了个空。

宁安好容易鼓足了勇气,去刘府的时候直接说要找秦红瑶,却见刘月娘笑的一脸遗憾:“你来的不巧,她去跟那两个姐姐玩儿去了。要不,你去找她去?”

闻言,宁安的勇气再次消失殆尽,忙的摇了摇头道:“不,不了,她既然去玩,我就不过去打扰了。”

只是他话才说到这儿,又猛地换了个画风道:“唔,这会儿时候不早了,我还是过去看看吧,小姑娘家在外面不安全的。”

见他一阵风似的去了,刘月娘的眼中也满是笑意。

对于这孩子,她是越看越喜欢,瑶儿那样的性格,要是真的嫁到高门里,才是自己要担心的。这宁安就很好,为人上进又踏实,还是个府上人口简单的,日后瑶儿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的。

念及此,刘月娘眼中的笑意越发多了几分。她看着少年远去,又回身吩咐丫鬟道:“让厨房多备一些吃的,待会给张老先生也送过去一些。”

她知道那一老一少都不会做饭,所以每日都会备着膳食让他们过来吃。

只是今夜宁安去了,想来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让张成林自己过来吃必然尴尬,倒不如让人送过去。

听得她的吩咐,丫鬟应声去了,刘月娘看了一眼天色,见时候不早,便也回房去了。

……

秦红瑶这会儿倒是不觉得天色晚,她正逗阔儿开心呢。

一旁的秦怀玉正跟姚玥儿讨论生意经,她自己则是拿了个小小的拨浪鼓,在阔儿面前摇摇晃晃:“小阔儿……”

阔儿现下正是会伸手要东西的时候,目光随着她手上的拨浪鼓转着,一双肉呼呼的小手则是努力的往上去抓。

“咿呀,啊……”

好容易阔儿要抓到的时候,秦红瑶便会使坏,一把将拨浪鼓拿到别的角度,再次去逗他:“乖阔儿,来抓呀,就在姨母手里呢。”

小阔儿的脾气很好,饶是这样子也不生气,嘴里还在咿咿呀呀的。

一旁的秦怀玉却是看不下去了,笑着将她手中的拨浪鼓拿走,塞到了阔儿的手上,一面抱着温软的小团子亲了一口,回头笑骂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只会欺负小孩子,瞧瞧咱们阔儿这么懂事儿,你也舍得欺负。”

小阔儿得了拨浪鼓,脸上笑的越发灿烂,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秦红瑶则是笑眯眯的捏了捏他的小脸儿,理直气壮的回道:“我这是在逗他玩呢,姚姐姐不是说了么,阔儿现在正是学本事的时候呢,你瞧我教他的多好,都会抓东西了。”

听得这话,秦怀玉笑着睨了他一眼,道:“你呀。”

姚玥儿也随着摇头笑道:“你今儿这话我可算是记住了,来日等瑶儿有了孩子,我可得好好儿的将这话原封不动的实验到你孩子身上不可。”

这话一出,秦红瑶顿时有些羞赧,咳嗽了一声道:“姚姐姐说什么呢,我这还早着呢。”

今日来的时候,她便忍不住将自己定亲的消息透露给了她们,不想那会儿两个人都是恭喜,现下倒是打趣起自己来了。

见她这害羞的模样,秦怀玉也笑着打趣道:“是呢,瑶儿就是早着呢,怎么也得三五年的,到时候阔儿也大了,说不定他自己都可以报仇了。”

她一面说着,一面低头笑着问怀中的小娃娃:“是不是呀小阔儿。”

阔儿虽然小,也知道是在跟自己说话,咿咿呀呀的应和着,口水都下来了。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