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冷若冰霜
作者:十八猫      更新:2019-10-26 14:09      字数:2340

阿曼沉默不语,静静地等待车银花的回答。心中在想:难道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如果是那样,或许我也可以考虑与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想法刚刚一冒头,立即又被阿曼打消,“我已经许配给阿布提,怎么能三心二意?他是好是歹,我跟着他也就是了,这世上又哪有我真正喜欢的男人?”心中所想,不便说出口,她有些哀怨地望了陈瑕一眼,又想:陈大哥心地不错,武艺高强,只可惜他这人实在太木讷了,心里又藏不住大事,他这般愚蠢,又怎么可能是托付终身之人?

想到这里,阿曼的心不禁微微一颤,两朵红晕随之爬上面颊。

那日离开坤极坊前往驿馆,陈瑕去追陈瑜,回来之后不顾众目睽睽之下,抱着慕容倩说:那刺客要杀我至亲至爱之人,而你便是我至亲至爱之,。

当阿曼听到陈瑕那句话的时候,反问道:原来你至亲至爱之人是她?……那你娘呢?你哥哥呢?你师父呢?他们就不是你至亲至爱之人?

为什么别人不问,单单阿曼会问?

阿曼还问道:那我呢?算不算你至亲至爱之人?

阿曼之所以问那样的问题,实则是因为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嫉妒。没有哪个男人会像陈瑕那样表达爱意,也没有哪个男人像陈瑕对待慕容倩那样对待阿曼,其实从那一刻起,陈瑕的影子就已经烙印在阿曼的心底,以至于阿曼在后来遇到麻烦,总是最先想起陈瑕。

相反的,陈瑕第一时间想到的又总是慕容倩。尽管他曾在坤极坊坦言,他从小就喜欢阿曼,甚至发誓要娶阿曼为妻,可在危机的关头,陈瑕最先想到的还是小倩。表面上看陈瑕不知道自己最爱的是谁,但他的行动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今天陈瑕对阿曼失礼,阿曼也不觉得如何记恨,之所以严词拒绝,除了她已经许配给阿布提之外,还因为她觉得,既然你至亲至爱之人是慕容倩,又何必再来缠我?

出了陈瑕的帐篷,她甚至有些懊恼,但那绝不是因为陈瑕的无礼,而是因为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她只能刻意地提醒自己,我的命是属于精绝的,没有任何人能打动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精绝百姓。

如今车银花却又给她指出了另外一条可以拯救精绝的路,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阿曼的脑海里早已经转过千百个念头,但是她始终也无法突破自己既定的想法,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除了与阿布提联姻之外,别无他法。

她觉得陈瑕是个痴人,可阿曼却想不到,其实这世上每个人,不管他聪明也好,鲁钝也罢,都有他自己的痴,这份痴,在外人看来,偏执得简直无可救药,明明有很多选择,可他就是要一直痴下去,为了心中的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无怨无悔,直到美梦破碎,形神俱灭,还是不肯回头。鲁钝的陈瑕如此,聪明如阿曼又何尝不是?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车银花见阿曼迟迟不语,轻叹一声说道:“除非你是真的很喜欢那个阿布提,为了他可以放弃精绝,否则就当我没说过。”

阿曼这才说道:“愿闻其详。”

车银花淡淡一笑,“这么说来,还是精绝更重要一些。”

“那是自然!”阿曼笃定地望着车银花,“精绝对我来说,比性命更加重要。”

“既然如此,那我给你指一条路……你也不用去救什么阿布提,只要叫陈瑕答应你一件事,那多利王也就不会攻打精绝了。”

阿曼微微一怔,她看了陈瑕一眼,“什么事?”

车银花笑道:“叫陈瑕替你杀掉多利亲王。一个死人还怎么去征服精绝?”

阿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车银花接着说道:“你们精绝国之所以支持阿布提,也无非是因为他是鄯善正统的继承人,贵国与鄯善有联姻之谊,所以你觉得他不会征伐精绝,对不对?”

阿曼点了点头。

车银花又说道:“所以阿布提要称王的话,那多利一定会死,既然他左右也是一死,我看叫阿布提杀,还是叫陈瑕杀,都没有分别。你仔细考虑一下我的话吧,一个女人不管是她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作为归宿。你如果不喜欢那个阿布提,我看陈瑕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曼低头不语,车银花笑道:“话已至此,其他的我就不再多说了,你们还有要事在身,董土楠部落也不便挽留,就各自请便吧。”

说着又叫手下人马收拾行装,一切停当之后,又问叶长风,“既然你决定追随于我,那你是不是跟我们一起走呢?”

叶长风抱拳说道:“要回部落随时可以,难得我与故人之子相见,容我多陪伴他两日,叙叙旧情。”

“那好吧,早日回来。”说完她带着一众手下以及董土楠纵马而去。

江浪见队伍走远,忽然笑道:“这老骚货今天总算说了几句人话,阿曼,其实我师父还凑合啦。就是傻一点,笨一点,地位低一点,人格贱一点,说话楞一点,办事蠢一点,穷了一点,好色一点,品行差一点,除了这些还是蛮不错的。”

“其实也没你们说的那么好……”陈瑕挠着后脑勺,竟然完全不把江浪的话当成坏话来听。

阿曼心中想笑,又怕叫陈瑕看到误会,所以扭过脸去不置可否。

叶长风道:“傻小子,江浪那些话,有哪句是说你好的?你还当夸你呢?”

江浪一听叶长风和自己做对,忙改口道:“话可不是这么说,咱们陈瑕要武功有武功,要样貌有样貌、要气概有气概,不比阿布提差么?小缺点自然谁都有,但陈瑕救国于危难,起码人品首屈一指。那个阿布提算是个什么东西,那是个势利小人,寡情薄义之辈。”

叶长风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和你倒是难得的一致,瑕儿平素温和,我想他一定会好好待你。”

陈瑕道:“如果要是多利真的要打精绝的话,那我一定帮阿曼。至于阿曼是否喜欢我……就实在做不得主啦。”

阿曼看也不看陈瑕一眼,“陈大哥,伤人的话,我不想多说了,你有小倩姐姐爱你、疼你,可阿布提孤苦无依,我怎么能弃之不顾?如果叫你永远离开慕容倩,你会同意么?你对我的好,我全记得,就算你真的杀了多利王,你也不是鄯善王子。以后类似的话,我劝你们谁也不要再提了……免得大家不愉快。”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