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邢夫人的对策
作者:铁血坦克兵      更新:2019-10-26 14:06      字数:2530

七王不知道是高杰的缓兵之计,于是向高杰一躬:“那么末将就先告辞了,我们刘家军上下都等着高将军的好消息!”

“来人,送客!”心虚的高杰赶紧喊来人,让他们赶紧把刘良佐的使者送走,越快越好。

高杰的心腹爱将李成栋上前道:“大帅,难道我们真要听花马刘的话,担负骂名跑去淮安弑君?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啊。”

“李将军,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这是缓兵之计?还是容我再想想吧。”高杰回道。

弑君,那可真的是遗臭万年的事情。纵观历史,弑君者几乎都没好下场:赵高杀了秦二世,被子婴所杀,夷三族;项羽杀害子婴,弑楚怀王,最后落得乌江自刎的下场;王莽毒杀汉平帝刘衍,后被赤眉军所杀;梁冀毒杀汉质帝刘缵,后被灭族;董卓弑汉少帝刘辩,后被吕布所杀;成倅、成济兄弟受贾充指使,杀害了魏帝曹髦,结果司马昭不舍得杀贾充,于是把弑君的成倅、成济兄弟拉出来当替罪羊杀了。

得位不正的司马家族也没有好下场,西晋短短几十年就陷入了八王之乱,然后是五胡乱华;最后东晋灭亡,司马家族被灭族。

宇文化及杀隋炀帝,后被窦建德所杀;刘克明弑唐敬宗李湛,后唐军发兵讨逆,刘克明吓得投井自尽,家族成员被杀;朱温弑唐昭宗和唐哀宗,最后被儿子朱友圭所弑……

项羽、王莽弑君,落得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自己也被人杀了;宇文化及弑君,身败名裂,被杀;朱温弑君,遗臭万年,被杀。

刘良佐的使者到来,要高杰出兵弑君,高杰肯定要考虑这个问题。

高杰曾经是一名反贼,自然没有多少忠诚度可言。可是他要面对的可是天子,弑君这件事,风险实在太大了,且不说有武威伯的精锐大军给崇祯皇帝护驾,要击败武威伯的精锐不容易,一旦向皇帝的行宫发起攻击,弑君大罪,那可是株连九族啊!退一万步说,即便是成功弑君,将来福王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说不定哪天就把高杰推出来当替罪羊给宰了。

李成栋想了下后,突然一躬身道:“大帅,末将觉得,刘良佐所谓的围魏救赵之计,不过是自寻死路尔。我们不应该去攻打天子行宫,应当先观察两边谁胜谁负。若是刘泽清和刘良佐都败了,我们又没出兵从逆,那就还有挽回的余地;倘若武威伯败了,我们再出兵攻打淮军;倘若贸然行事,一旦失败,那可是万劫不复啊。”

高杰点了点头:“虎子啊,武威伯的军队那可是打得建奴哭爹喊娘的精锐之师啊,左良玉八十万大军被他三万人马打得一败涂地,高某也觉得,刘泽清和刘良佐胜望极小。刘良佐冲动了,不应当这时候去招惹武威伯,当按兵不动,等待左良玉援军到。这样一来,我们只能是被武威伯各个击破。”

“大帅英明,还望大帅切勿贸然出兵。”李成栋道。

“哎,我回去和夫人商议一下。”高杰道。

高杰夫人邢氏约莫三十多岁,却依然面容清秀,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她不仅相貌长得不错,而且气质高雅,兰心蕙质,有将帅之略,足智多谋,帮着高杰把军中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在军中威信颇高。对她的话,高杰向来言听计从。

“夫君,万万不可行弑君之举!无论胜败,大明都再无你我容身之地。若是大明不能再容我们,我们还能去哪里?闯贼能容我们吗?投奔张献忠?万一献贼把我们献给李自成,你我将死无葬身之地啊!”邢氏微皱起秀眉道。

高杰感慨一声:“夫人,可是为夫支持了福王,崇祯昏君心胸狭隘,还能容下我们吗?若是福王败了,昏君虽然不会杀我们,可是他会把我们送去前面和闯贼、建奴拼个你死我活啊,到了终了,为夫还不是身死沙场?”

“哎,即便身死沙场,那也比株连九族好!”邢氏叹了一声,“若是听了刘良佐的,去攻打行宫,乃十恶不赦之罪。元爵尚年幼,妾身不忍他遭此大难。更何况,即便是上了沙场,只要跟着武威伯,说不定加官进爵前途无量。”

“可是刘良佐那边怎么办?万一武威伯败了,为夫不出兵,刘良佐联合左良玉,你我也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夫君,我们可以出兵,也算是给刘良佐一个交代,只要我们只出兵不出力,路上走得慢点,静观两虎相争,若是武威伯胜,我们立即发兵断了刘良佐退路,拿下此贼献给武威伯;若是武威伯败,我们出兵拦住他的退路,让刘良佐拿下他。”

“夫人妙计!”高杰大喜过望,“为父这就给刘良佐去信,说我们出兵。”

邢氏笑道:“夫君尽管出兵,妾身留守扬州,若是刘良佐败了,妾身立即带人诛杀刘良佐刘泽清的人,放出史阁老和黄军门。”

高杰按照邢氏的计谋,点起四万大军,带上了足够的辎重物质和车辆,离开扬州出发,把一万人留下来交给邢夫人。事实上高杰的两千老营兵也留下来了,带出来的四万人马都是老弱病残,乌合之众。

……

高邮城外,不久前刚刚攻克兴化,歼灭了刘泽清一万大军的李国栋,马不停蹄的攻击高邮,首先进攻的是刘泽清在高邮城外的兵营。

刘泽清在高邮虽有六万大军,城外驻扎了五万余人,可是这些军队都是乌合之众,淮军攻势如潮,短短一日之内,连破三座大营,歼灭了刘泽清的两万多人。

残破的兵营燃着一堆堆尚未熄灭的火焰,大营内随处可见倒毙的尸体,鲜血流成一条小河,木栅栏倒伏在地,帐篷变成了被践踏了一地的垃圾,淮军辅兵押着一队队衣衫褴褛的刘良佐军俘虏走过。

淮军的战术就是炮击之后,铁甲兵发起进攻,随后骑兵马踏大营,刘泽清的那些乌合之众根本就抵挡不住。

锦衣卫密探和夜不收哨骑不时进入李国栋的中军大营内,两淮一带的各种情报,甚至是北京和南京的情报都源源不断的送来。

“没想到,李自成败得也太快了!”看着潜伏在京师的锦衣卫送来的情报,李国栋摇了摇头。他已经在暗中帮助李自成了,一片石之战,吴三桂的关宁军几乎被打光了,而且随后杀入关内的清军也遭受了一定的损失,但李自成的老营兵也损失惨重,在清军的猛攻之下,大顺军一路败逃回京师。

但李自成没有守京师,而是在京师放了一把火之后,就带着抢来的金银财宝撤离了京城。

清军跟在背后一路掩杀,大顺军士气低落,一路逃往陕西,沿途中,丢弃了无数金银财宝和辎重物质。李自成从京城拷出来的金银财宝,大部分都白白便宜了清军。

但李国栋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安插在清国内部的李宏部的蒙八旗兵也跟在闯军后面追杀,夺取了不少金银财宝。李宏还让人给李国栋送来了密信,他缴获的金银财宝会找机会送到两淮,计有白银六百万两,黄金五十万两。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