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作者:云水归心      更新:2019-09-24 23:57      字数:2136

苏月白倒是觉得这几个人没有昨天那么讨厌了,“你们几个可不要小看丫头片子,不然到时候有你们哭的。”

陈铁蛋那边也已经带着林辰宇往新城这边赶,“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生病了,你们皇家不是很有钱么,怎么没有给你找大夫看看?”

林辰宇人不知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我小时候父皇不是很喜欢我,所以就是我生病了,也没有太医会来,他们那些人都是看皇帝的脸色来治病的。”

陈铁蛋不由得一愣,“你们皇家还真的是恨啊,自己儿子生病了都不闻不问。”

林辰宇没有接话,陈铁蛋也觉得这个话题似乎有些尴尬,于是僵硬的转移话题,“你这身体这么差,赶紧找个女人生孩子吧,不然到时候死了都没后了。”

莫离在一边有些听不下去了,捂住了陈铁蛋的嘴,“不好意思,我们教主不是很会说话,你就当他不存在就好。”

被捂得一脸懵逼的陈铁蛋觉得自己委屈的很,他什么时候不会说话了,而林辰宇也知道他没有什么恶意,于是颔首轻笑,“我已经习惯了,陈教主是什么我已经不介意了。”

莫离倒是也有些可怜他了,他看的出来这个林辰宇怕是也被苏月白给祸害了,看着苏月白鹅眼神明显跟别人不同。

“也不知道新城那边怎么样了,不知道林公子对新城了解的多么?”

林辰宇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新城里面有我王兄的亲信,拿下新城不是什么大问题。”

其实莫离本来是不想淌这次的浑水的,可是因为苏月白他们不得不下水了,“那你又有多大的把握可以从陈昭雪手里面拿回京都呢?”

“五成吧。”

莫离也不再问,觉得这个五成似乎也不是很小,陈昭雪那边也收到了李沐已死的消息,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既然李沐死了,那陈宇就可以定下心了。”

铃木进来的时候正巧听见了这句话,冷笑一声,似乎是对陈昭雪的做法很是不满意,“你要是早就有这个魄力杀了李沐,何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陈昭雪倒是没有否认,“你怎么来御书房了,你不是说你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我了么?”

铃木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你以为我喜欢来这里的么?将军在临去之前交代了我,要帮你守江山,这可是我们将军废了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我可不忍心毁在你这里。”

陈昭雪冷笑,“那倒还真的是谢谢你了,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有用的到你的地方,李沐已经死了,陈宇不会再分心了,他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

而被他说已经死了的李沐这个时候则是已经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好在陈宇的马还是知道往哪里走的。

四处打听了一下这周围的钱庄,拿着陈宇给自己的令牌,走了进去,店里面的伙计见是个姑娘倒也很是客气,“不知道姑娘是想要办理些什么业务?”

“我是受了故人所托,来找你们老板的。”

伙计也没有多问是什么故人,跑到后堂去叫他们老板,老板懒洋洋的看着李沐,“不知道姑娘是受了什么故人所托,我这个人可是很健忘的,要是身份不够高的话,我可是记不住的。”

李沐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倒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把自己势利眼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你可认得这个令牌?”

看见令牌的一瞬间老板的眼神就变了,“你这令牌是从何处来的,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老板既然是想要知道不妨我们私下聊,这里人多眼杂的,不是很方便。”

老板倒是没有再犹豫,带着李沐去了后堂,“老板,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个令牌的主人让我来找你,带我去一个庄园。”

“庄园!”这下老板更是惊讶了,他可是记得那位爷说过的,他的这出宅子只给他未来的夫人住,莫非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夫人?

苏月白那边此时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新城,新城里面的老百姓倒是没有白城那么恐慌,甚至有人跟林夜墨打招呼。

“摄政王殿下您可算是回来了。”

“摄政王殿下我们都担心死你了,还好您出来了。”

苏月白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林夜墨还挺受百姓爱戴的,“当初摄政王殿下到我们寨子里面的时候,也是这个情景,你见多了也就觉得习惯了。”

苏九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林夜墨和林辰宇两个人一文一武把这个国家治理的很好,而陈昭雪未必就做得到。

“丫头,一会我们去见新城的城主你要不要去看看。”

苏月白其实是见过这个新城城主的,“还是不要去了吧,这个新城的城主跟我有些仇,我们还是不宜见面为好。”

“小白白竟然这么说我,还不想见我,真的是让我很伤心啊,小白白你可真的是绝情啊。”

苏月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九,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松了一口气,“古牧你够了啊,你不要乱说话,要是被我夫君误会了,我可是要打断你的腿的。”

古牧就是这新城的城主,他这个新城城主确实是挺新的,是在去年才接的位置,“小白白都已经嫁人了啊,真是没想到你脾气那么差竟然还有人要哦。”

说着就开始打量着苏九,见他长得似乎跟自己差不多帅,忍不住撇撇嘴,“小白白还真的是喜新厌旧,想当初你夸我长得好看,还说要嫁给我,这才多久啊,竟然就又找到一个帅哥,就把我给忘了。”

苏月白觉得她每次见到古牧都头大,这个男人绝对是有毛病,“阿九,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个古牧脑子不好使。”

苏九现在的气压有些低,让苏月白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古牧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哟,小白白你找的这个夫君看起来脾气不是很好哦,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休了他跟了我啊。”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