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各安天命
作者:九月铁骑      更新:2019-10-26 14:06      字数:3470

一年之后,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的流荒大陆某处地域的一片山脉中。终于出现了白冢的身影来。

经过一年的修养,当初三魂杖责所造成的刑罚之痛已经恢复如初。

十丈巨高的塔楼顶层,黄昏降临,晚霞披卷在白衣皑皑的白冢身上,一种莫名的伤感不自然的显露。

仙墓中轩无灵的妖魔化,对着轩灵音痛下杀手的勾取双眼。九殇风的审判台术法,令人痛到极致的三魂杖责。以及最后的天劫咒灌顶而下的几乎神魂破裂的画面,始终在白冢脑中闪现回忆着。

“白兄似乎恢复得不错,想来已经适应了我们流荒大陆的气息。对了,灵音姑娘伤势如何了?”一年不见,云恭弥已经留起了长发。懒散而高傲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和善之意。

“原来是云兄来了。托了云兄的福,我等几人可算是有了一个落脚之地。早已知晓云兄身份不一般,不曾想到还是流荒大陆十大势力的九幽山之亲传弟子。”白冢回头而来抱拳一笑。

“白兄说笑了,你又何尝不是正道势力中七大门派之首的东轩府年轻一辈中的强者。咱们不过彼此彼此罢了。”云恭弥摇头一笑不敢恭维。

“云兄可有什么好消息诉说。”仅此一个问候,白冢便是神情转为认真之态。

“恐怕皆是坏消息。”云恭弥叹了一口气摇头苦笑着。

白冢不语,眉头紧皱着。

云恭弥走到一旁方桌上,倒茶一杯大饮一口来。“寒兄和姚兄的踪迹皆是无法查询得到。当初的传送阵便是一种远距离的随即传送。我等几人皆是运气颇好的跌落在内海海域之内。以此躲过了真星宫的通缉追捕。一年了,我已经动用目前权利范围内的手段了,整个流荒大陆的地方都查过了,并无发现他们二人的踪迹。最后的可能只有两个。一个是跌落到外海深处的海族地域中,另一个则是在垮海之后的妖族所在地,蛮荒异陆。”

一年的时间,白冢已经大概了解了流荒大陆各种势力存在。连同云恭弥口中的无边海域,还有蛮荒异陆之地皆是九死一生之地。“看来他们二人十有八九是跌落其它地方了。传音符无法垮过大陆进行联系,也不知道他们生死如何。”

“除此之外,探子回报,真星宫的事情得以知晓几分。轩之离姑娘已经被种下钛金镇楼石,全身法力被禁锢不动。其罪名是杀害龚鸣子星官之帮凶。其上有东轩府势力为靠山,念在轩氏一族面子之上残留一条性命。可惜,如今已经被关押在某个灵狱之中,此生此世永入黑暗不得脱身。”云恭弥的情报的确厉害,连同这等星宫秘辛皆是知晓。

“另外,寒兄发妻姚梦姑娘同样是这般待遇。不,应该是比轩之离姑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待遇。身怀九难煞体的她可是真星宫着重看待的对象。当年九殇风以天机人本命神通进行审判封印术法,原理上已经彻底封印了姚姑娘的毒发之力。后来交托之后,星宫方面便是将其关押在某个地下海域的灵狱中。周围布置下一种**真咒阵法,日夜以**进行刑罚折磨。即使拥有不死之身,时刻皆是承受非人之痛,远比一死了之要痛苦万倍。。”

白冢狠狠的捶打着方桌,不由得震怒几分。“真星宫真是歹毒异常,总是喜欢这般折磨手法,怎叫人不生怒气。”

“真星宫权力当头,想要威震天下,斩杀不是最好的办法。关押永镇黑暗中无限的孤独,才是威慑天下反抗不满者的利器。只是想不到寒兄解救了咱们众人,咱们几个却无法解救他的发妻。他日再见寒兄时,我等又如何有颜面对待。”云恭弥直直摇头唉声叹气着。

“寒兄这修仙路的确神奇几分,我说当初入山门之时只是五灵根堪称废灵根的他,为何能够一路通畅,修炼速度比我等天灵根之人还要快速。原来是体内有高人相助。我看那家伙不像是短命之人,不管身在何处皆能化险为夷。对于他,我是不担心的。对了,其它道友情况如何。”说起寒草寇时,白冢不自然的露出一丝笑容,那是一种赞赏与看好之韵味。

云恭弥同样是露出一抹笑容,“的确,寒兄那两个高人之神通的确玄妙无比。连同天劫咒都是拿咱们没有办法。如今还有一条命活着,全然是托了寒兄之情。韩梦姑娘却是有些执着,这一年里几乎没有什么好好养伤,一直在打听寻找着寒兄的下落。如今三魂杖责刚刚恢复,当即便是动身到外海地方寻找起来。紫依那妮子似乎觉得韩梦姑娘不错,如今也是随着她一起帮忙了。”

“至于银夜修那家伙,从仙墓回来之后便是有些沉默寡言。根据我多年的了解,这厮恐怕是骄傲之心受到挫伤了。怎么说一个天机人就足以碾压审判我等众人,这其中的原因无非是实力差距。我想,这厮此时便是躲在天魔门之内进行冲击元丹境了。”

“桃木斩桃兄与其表妹原之梅姑娘身为炼丹师其价值颇高,已经双双答应落脚在我们九幽山里为炼丹事情出力一番。”

“风浅夜那厮则是屠灵会中的亲传弟子之一。如今正有要事处理没有过来叙旧什么。恐怕过些年月,也会尝试着冲击元丹境。这仙墓最后的行程可是让咱们这些修士大受打击。面对天机人连同动手机会都是没有,真是如同羔羊一般任人宰割。”

“现在白兄是有什么想法?寻月大陆显然是回不去了。全大陆的通缉令遍布每一寸角落,那天机人不是死于咱们之手,却是间接与咱们有关系。这通缉令悬赏手笔可是高超至极,令人无限向往哈。”众人都有了打算,唯独白冢还没有表态,云恭弥可是十分欢迎他这位朋友留下。

“事已至此,在下也不是非回东轩府不成。修仙者本是漂泊之人,身在江湖自然是四海为家。从今往后就在九幽山住下了。还请云兄多多照顾才是。”白冢微微一笑甚是爽快的进行着表态。

云恭弥那可是大大欢迎呀。“这的确是好事。在下虽然在九幽山没有什么话语权,但还是有一定份量的。流荒大陆向来恩怨分明,所谓的正道魔道修士区别不过是功法选择而已。本质上都是人族,何来抗拒之说。白兄往后可以坚持自己所修功法,也可选择九幽山功法修炼。一切全凭白兄自由选择。”

白冢稳稳点头,忽而望向那远处的黄昏幽幽叹息一声。“兴许多年之后,咱们几个会有机会一同杀上真星宫的。。。”

远处,不知道多少万里的一座神秘灵狱中。身穿破旧单薄囚服的轩之离已然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钛金镇楼石套锁的禁锢,已然让其形同废人一般。

禁制重重的石壁里空白一片,她只能靠在窗口眺望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内心之中荒凉一片,除去孤寂还是孤寂。

与其一般的,还有另外一处神秘海底灵狱中的姚梦妮子。同样是套锁着钛金镇楼石,体内暗藏九殇风的审判封印,外层还有混元锁封锁着。

诸多封印手段三管齐下,任由这九难煞体如何厉害,此时也是掀不起一丝风浪。

另外,牢狱之中还有**真咒阵法布置,无数**刑鞭日夜将其抽打挫骨锤炼。无穷无尽的痛苦无时无刻的映照在姚梦心头。

此等酷刑,想必天下之中不会再有第二例了。

其中最大的变数恐怕就属宫银月那魔界妇人了。在得知寒草寇下落不明,与姚梦被关押在神秘海底灵狱之内时候,这厮魔头便是脱离了白冢等人所有的联系。

身为魔界大能的她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没有人能够约束她了自然是借助流荒大陆的妖魔盛行之地进行着提升修为。

自此,诸多之人的下落皆是明显了。

而在流荒大陆之外很远的一处外海地区中的某个小岛上,一个血红颜色的竹林中,一个头顶白色帽子,身材佝偻,脸色发白,没有眉毛胡须的老头正在施展着一种奇特的血道术法。

空中呈现着一个圆形的结界光罩,里头昏昏欲睡着十几个迷你大小的透明魂体。每一个魂体均是迷你大小,看过去显然是一个个完整的灵魂体。

其中就有一个魂体与姚玄长得一模一样,追究起来还真是不知道是不是姚玄此人。不知道他为何跌落到外海地区,其肉身又是丢失到哪里?如今又是怎么变得这般模样?

佝偻老人双手背后,没有眉毛的面容显得几分滑稽突兀。看着结界之内的诸多魂体,眼眸之中微微闪动异光,似乎在尝试着什么预谋。

随着老人留有尖锐指甲的干瘪之手点去一道光芒,结界之内燃起一片异香,所有魂体的鼻子自觉嗅了嗅,随即便是一一睁开了双眼来。

朦胧双眼睁开之时,姚玄只是觉得脑袋一片剧烈疼痛,脑海之中浮现出仙墓中的天劫咒当时的画面。接着便是凄厉叫喊一声,然后便是晕厥了过去。

“哦?意识膨胀过度导致失忆般的晕厥了。老夫助你一把。”佝偻老人点去一道血光,血光化作血符贴在姚玄额心之处,一股神奇力量呈现进行缓和,很快,姚玄再度苏醒了过来。

诡异的是,姚玄的目光变得犀利刚猛,内在之中却是充满了陌生的好奇。“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外面修仙界之人都叫老夫天哭老鬼,这无意中施展的招魂之术却是唤来你们这些上品魂体,实在是超乎老夫意料。”天哭老鬼咯咯一笑漏出渗人的森白尖锐牙齿。

诸多魂体不明所以,一个个冲撞着结界,试图着逃离此地远走高飞。但,如今只有魂体的他们显然是无法冲破这牢固的结界。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