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破敌
作者:墩笃      更新:2019-09-24 23:57      字数:3269

以这服用大量龙虎之药怪人的实力,想要击碎乾坤帝钟凝聚的金色壁障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胡言此刻体内的真力已然耗尽,根本不足以和怪人匹敌。这金色壁障一旦破碎,他便如同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其宰割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胡言只觉眼前光芒一闪,那怪人闷哼一声,巨大的身躯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翻,咕噜噜的滚下了房顶。

胡言心中一惊,却见张正雄飞身来到身前,笑盈盈的看着自己,而他手中赫然是一柄光芒四溢的长剑。

“胡兄弟,别来无恙否!?”张正雄挽了挽手中的长剑,一脸得意的说道。

胡言嘴角扯了扯,一把撤掉身前的金色壁障,苦笑着摇摇头道:“无恙无恙,多谢张师兄出手相助!”

张正雄笑了笑,一扬手中长剑道:“上次你以龙魂斩妖剑之利击碎了我的宝剑,不过好在我又炼化了一柄更加厉害的宝剑,我还想再和你切磋切磋呢,你可不能命丧于此。”

胡言料想这张正雄还在为上次自己击碎他的宝剑而耿耿于怀,于是讪讪一笑,瞥了一眼那从地上爬起来的怪人,沉声道:“要切磋也得先解决了眼前这难缠的家伙才行。张师兄我现在体内真力耗尽,还得仰仗你出手相助才行了。”

张正雄睥睨着那朝着自己嘶吼的怪人,嘴角一扬道:“这妖人着实厉害,却难对付。不过也是仗着龙虎之药的药力支持而已。我看他这模样,定然是用药过度,凭他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只要将他的药力泄去,不需我出手,他的身体也会垮掉。”

张正雄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胡言深以为然,点头道:“张师兄想要如何泄去他体内的药力?”

张正雄淡淡一笑道:“胡兄弟,你且看好了。”

说话间,张正雄右脚猛的一跺,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以极快的速度向那怪人激射而去。

“好快的速度!”胡言见此,暗暗一惊,短短数日不见,这张正雄的功力较之之前又精进不少。心中不由得暗暗打起鼓来,上次自己仗着龙魂斩妖剑之利,击碎了他的剑,侥幸打了个平手,如果是现在和他一战,或许想要战平也是难事一件了。

正想着,那张正雄却出了手,只见他身形攒动,如同一只灵敏的猿猴,腾挪间,手中的长剑或点或刺,或挑或扫,和那怪人战在了一处。

那怪人倒也极为机敏,见张正雄来势汹汹,也不大意,一双血红的拳头,舞的虎虎生风,水泼不进,竟堪堪挡住了张正雄的攻势。

张正雄也不急,只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太白剑法舞的行云流水一般飘逸如仙,一条长剑更是如同出水蛟龙,每一招每一式都能翻起滔天巨浪,打的那怪人只有招架之功却无反击之力。

“好厉害!看样子这家伙上次定然是对我有所保留了,恐怕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吧。”胡言看得有些发愣,上次和张正雄一战,他虽然觉的张正雄很不简单,但却并没有觉得有多厉害。但今日一看,这张正雄所展现出的实力,远远要高于当日。这可不是短短数日之间能提升的功力,很显然之前对战自己,他是保留了实力的。胡言估计,当日他或许最多只用了七成,不,或许只有五六成的功力。

胡言所料不假,张正雄虽然在正一教乃小辈,但实力出众,功力更是直追张天师坐下十弟子。甚至已经超越了十弟子之一的张震。

张震乃筑基高阶的高手,已经进入筑基瓶颈,只差一个契机便能突破瓶颈成功化丹,而张正雄已然超越了他,就算还未化丹,实力却在他之上。

当日和胡言一战,张正雄心中爱惜胡言,不忍伤他,只不过用了六七成的功力,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年纪轻轻的小子,竟然这么厉害,居然能击碎自己的宝剑,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这也更坚定了心中想要和胡言一绝高下的决心。

此刻那张正雄忽然长剑虚点,直袭怪人的身上的几处大穴,那怪人见势不妙,赶忙闪避,但张正雄手中的长剑却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刁钻诡谲,一点既走,毫不拖泥带水。

几番攻击下来,张正雄忽然晃身跳出战圈,一收长剑,嘴角微微上扬,从牙缝里迸出一个轻微的破字。

字音刚落,那怪人忽然仰天怒吼,周身的真力竟汹涌而出。那因为药力而膨胀的肌肉,竟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急速消减。

“怎么回事?难道他真泄了这怪人的药力?”胡言心中暗暗一惊,难以置信的向张正雄看去。却见张正雄一脸自信的盯着眼前不断嘶吼的怪人,仿佛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已。

随着体内药力消散,怪人那高大的体型也慢慢变成正常人大小,膨胀的肌肉也不复存在,只不过却因为受到药力的侵蚀,再也恢复不了本来的模样,周身的肌肉如同干枯了的树皮干涸而皲裂,一张脸更是布满了沟壑,五官皱成了一团,早已不复本来的模样。

“你,你们……”忽然的变故让那怪人有些手足无措,他摩挲着自己的脸庞和身体,最后目光定格在自己那一双枯瘦如柴般的双手之上,眼中写满了惊恐和不甘:“怎么会这样,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面对怪人那歇斯底里的叫喊和质问,张正雄冷哼一声道:“我并没对你做什么,这一切不过是你服用龙虎之药的后果。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那怪人身体一震,双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张正雄继续道:“以龙虎之药强行提升功力,势必耗损精元。你服用如此多的龙虎之药,恐怕体内的寿元也让你耗尽了。哼,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那怪人猛的抬起头,一脸怨恨的瞪着张正雄怒吼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话音刚落便见他一股风似的向张正雄冲了过去。

“大言不惭!凭你现在的实力还妄想和我一战么?”张正雄眉头一挑,手中长剑一挽,却见一道无形的剑气呼啸而出。

噗呲!!!

一团鲜艳的血红花朵忽然在那怪人的胸口绽放。

那怪人哀嚎一声,一脸痛苦的摔倒在地。

“混蛋,你有本事杀了我!”

张正雄飞身上前,以剑抵住怪人的喉咙,冷声道:“你以为我不敢?”

“住手!”胡言见状,心中一沉,飞身从房顶上一跃而下,急忙跑到张正雄身前,一把按住他手中的长剑道:“张师兄,剑下留情,切勿动手!”

张正雄撇了胡言一眼,沉声道:“邪神宗的妖人,人人得而诛之,你还有何话可说?”

胡言赶忙道:“张师兄,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弄明白,可否饶他一命,将他交给茅山派审问一番后再做定夺?”

张正雄犹豫片刻,一收长剑道:“行,胡兄弟我就卖你一个面子,这人我现在可以不杀。不过不妨告诉你,就算我现在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赶紧问吧。不然一会儿等他一命呜呼,你啥也问不出来了。”

胡言自然明白张正雄这话什么意思,龙虎之药虽然能暂时提升一个人的功力,但药力过了之后,却会给服药之人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眼前这人服用过量的龙虎之药,身体早已被药力侵蚀,不但容颜大变,就连五脏六腑也已经破败不堪,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就算张正雄不杀他,他也熬不过多长时间。

胡言迟疑了片刻,赶忙对旁边的正德道:“正德,可有看见凝筠师姐?”

正德也多问,赶忙道:“她应该还在地牢之中,我这就去寻她。”

胡言点点头道:“好,你赶紧去!就说我有要紧事找他,对了,庄大哥受了重伤,正才你也一道前去,把这药带去给庄大哥服用!”说着胡言从怀中掏出一个黝黑的瓷瓶,这是出门前师傅交给他以备万一的疗伤圣药,之前胡言奄奄一息的情况下,师傅都能将他救活,药效自然极佳。

正才接过瓷瓶,答应一声,便和正德一道下了地牢。

地牢之中,金凝筠盘腿坐于地上,而她身前,庄白面色苍白,气若游丝。

金凝筠以双掌聚气,一手按于庄白的胸口中丹田,一手按于小腹下丹田,真力顺着双掌缓缓流入庄白的体内,以此来替庄白疗伤续命。

正德正才二人一头闯进地牢,见此情景不由得大惊。赶忙上前助其过气!

过了好一会儿,金凝筠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正德和正才道:“你们怎么来了,胡言呢,那妖人呢?”

正德赶忙道:“师姐,妖人已经被擒住了,胡言师兄说有重要的事情请你过去一趟。”

听得此言,金凝筠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了分毫,她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庄白道:“庄师兄伤重昏迷,我此刻离开他恐怕不妥!”

正才上前道:“师妹你就赶紧去吧,庄师兄交给我好了。”说着赶忙掏出胡言交给他的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黑乎乎的丹药来。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