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大师兄四
作者:依丽萍      更新:2019-10-26 14:04      字数:2282

琳琅赶忙笑了两声,摆了摆手,“你听错了,我确实在说师傅和二师弟,不过我可不是说他们的坏话,而是在向他们道歉的,毕竟今天真的是我不对,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就和二师弟决斗,这样太伤同门情意了!

还有师傅,你说师傅辛辛苦苦的带大我们不容易,我们就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惹师傅伤心,让师傅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为我们的事操心,都是我不好……”

不管自己的话小师妹相不相信,反正琳琅是相信了,毕竟自己说的是那么的真挚,那么的诚恳,都赶得上自己写下的入团申请书了。

果然小师妹歪着脑袋,清脆的声音宛如林间的百灵鸟,“哎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师兄你也就别了么钻牛角尖了,再者说了,二师兄为人大气,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伤心的,至于我爹爹……你就放100个心吧,他相信你的为人,肯定不会介意这件事情的!”

琳琅眼睛斜到了一边,呵呵,你爹相信我的为人,真是日了狗了,如果真的相信我的话,就不会把掌门之位让给别人了!

琳琅勉强扯出一抹笑,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小师妹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娇美的脸上带着一丝忧愁,“大师兄,你……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琳琅左想右想,实在记不清自己忘了什么事,所以摇了摇头,“没有哇,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忘……哦,你是不是以为我今天洗的衣服忘记收进来了?你放100个心吧,我早就把那些东西收进来了,这天真好,洗干净的衣服放在外面不一会儿就干了……”

听到这话,小师妹一双美目瞬间充满了泪水,雾蒙蒙的,像极了林间小鹿,“大师兄,你真的是太讨厌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哦,你理不理我无所谓,反正我不在乎,唉~是该找个时间离开这里,不过那个小师弟是真的不错呀,想到要离开小师弟,琳琅还有些不舍……可是原主的愿望是希望自己自创宗门,不陪他们玩……

不对!

琳琅猛的睁开眼睛,脑子灵光一闪,错了,原主的愿望不是这个,他的意思是如果师傅不让自己当掌门的话,那他就自己自创宗门,自己当个掌门。

而且自己也不会和他们玩了……就好比师傅吧,他喜欢二师弟,想着抬举二师弟跟自己打了一台,自己无所谓呀,你想跟谁打擂台就打擂台……还有小师妹,当初二师弟还没有来的时候,小师妹确实喜欢自己,毕竟自己在整个宗门之中能力是最强的,长相也比较英俊的,各项能力都是比较突出的,所以小师妹喜欢自己倒是无可厚非。

可是二师弟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首先,二师弟的长相确实不熟,清俊斯文,像极了官宦人家的富贵公子,那与生俱来的贵气,还有超凡脱俗的神色,可不是他们这群山野村夫能够比得上的!

不过虽然喜欢二师弟,但是他这个小师妹可没有放弃自己,一方面吊着自己,一方面又在追求二师弟,调制自己是因为他喜欢自己的追求,可以满足他的高傲,追求二师弟,主要是二师弟太高冷了,对谁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对于她更是,这让小师妹挫败不已,所以想在他身上找一些存在感,不过就算想找存在感,也绝对不会喜欢自己的,毕竟见惯了阳光谁会喜欢黑暗呀,用过更好的东西,谁会喜欢次一点的东西呀!

当然了,这么说当然不是表示自己很次,只是说自己在小师妹的眼中很次,或许在别人眼中,自己是一个无价之宝呢。

琳琅想完之后,心不在焉的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如何能够当上长辈,当然了,当上掌门有两种路可以走,第1种,就是当上这个门派的党员们,可是按照师傅目前的模样,自己再想当掌门的话,要等师傅死才可以,而且必须是现在死,要是晚个几十年吃,等二师弟成长起来的话,哪里还有自己什么事情。

第2种的话,就是离开门派,到外面自创宗门,可是第2种承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离开宗门的话,那就是叛徒,会被武林人士不齿,别说是自创山门了,估计别人会一口唾沫吐在自己的脸上。

而且自创宗门的话,首先你得需要武功心法,可是……武功心法自己拿的出来,可是拿出来之后又怎么说呢?他也可以说是自己自创的,别提了,自己一个穷小子,如果有这样天分的话,怎么可能会待在这个门派呢?而且他也知道怀璧有罪的道理,自己的武功要真是拿到了江湖中,估计会被别人按着的打,所以自创武功啊,还是省省吧,别人会笑掉大牙的……

琳琅低着头,为自己的未来之路默哀正想着,突然感觉自己跟撞到了一个温暖的胸膛,鼻息之间是一股青草的香味,琳琅捂着自己的额头,缓缓的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琳琅健硕的身材,挺拔的身子,慢慢的,凸起的喉结,刀削的面容,然后是琉璃般的眼睛。

“怎么回事?走路没看路吗?”想起自己师傅刚刚说过的那些话,琳琅气不打一处来。

谢砚林左手背后,微微垂下眼睛,眼神中仿佛带着一丝嘲讽,轻轻一笑,转身离去。

琳琅气得要命,刚想破口大骂,可是又意识到自己不能为了这样的一个人而做了泼妇,努力平复着怒火,气呼呼的回到自己的院子。

“大师兄,你回来啦!”小师弟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发现是琳琅之后,赶忙喊了一声,发现他脸神不对吞吞吐吐地问道:“大师兄你怎么这么生气啊?是师傅说了什么吗?师傅也真是的,明明都是二师兄的错,如果不是二师兄目中无人的话,大师兄怎么可能会想着教训他呢……如果师傅要罚大师兄的话,也应该要罚二师兄啊,不应该厚此薄彼……”

琳琅摆了摆手,却发现这个小师弟正在收拾被子,不解的问道:“师傅没有教训我,只是和我说了一些道理而已……对了,你收拾被子干什么?”

小师弟低着脑袋,“当初和大师兄一起住,是因为大师兄觉得我年纪小他们会欺负我,就让我搬过来的,可是这都过去一年多了,我也和他们熟悉了,他们也不会欺负我了,我就想着搬过去,这样也不用打扰大师兄休息了!”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