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太傻了
作者:茶暖      更新:2020-04-17 11:50      字数:2135
  县城里头的东西齐全,冬日里宰杀羊和猪的原本就多,再加上到了腊月里头,天寒地冻,羊肉最是滋补养身的东西,因而羊肉极多。
  选上一些羊肋条和羊腿肉,再到旁边那豆腐店买些豆腐干,豆皮什么的东西,又采购了一些调味料,眼瞧着东西差不多了,两个人便往铺子方向走。
  “你出去,你出去!”
  途径一个饭庄时,店小二一边怒吼着,一边将一个人往外头推。
  一边更是喝道:“都跟你说了,我们这里是寻人做活,可不要你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我是小姑娘不假,可我却不是娇滴滴的,我能干活的,你看,我这胳膊上都是肉,我很有力气的。”那小姑娘辩解道。
  “有力气也不成,我们这里只要爷们,你还是赶紧走吧。”
  “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爷们不就成了?小二哥你也别忙着拒绝,你且先试试,试试我,看我干活成不成,你看咋样?”
  那小姑娘,说着话的功夫,便开始挽自己的袖子。
  “你这人咋这样,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说一千句,一万句也是无用,你赶紧走,赶紧走,别再这拉拉扯扯的,让人看了笑话!”
  店小二有些不耐烦的,又推了那小姑娘一把。
  小姑娘被推的踉踉跄跄,站立不稳,整个人向一旁歪去,眼瞧着就要倒在谢依楠的身上。
  “小心。”宋乐山眼疾手快,一把抱住谢依楠往旁边带了一带。
  店小二发现自己推人时险些撞了路人,而且认出来是街上宋记皮货行的掌柜的,大惊失色,急忙跑过去赔礼道歉:“宋掌柜,实在对不住,小的不是有意的,都是因为这小姑娘在这里胡搅蛮缠的,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说罢之后,狠狠地瞪了旁边那小姑娘一眼:“都是因为你,害得我险些冲撞了宋掌柜。”
  那小姑娘意识到自己差点撞到了人,也是急忙赔不是:“对不住,对不住……”
  “无事,索性也没有被碰到。”谢依楠摆手道,定眼去瞧眼前这个小姑娘时,只觉得颇为眼熟,顿时拧眉:“咦,你是……”
  而那小姑娘,听到谢依楠的声音时,也觉得异常熟悉,抬头看到是谢依楠时,也是十分惊喜:“姐姐?”
  “秋月?”谢依楠也是又惊又喜:“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而且方才听那争吵的声音,似乎是白秋月要来这里做工被拒,那是不是那也就是说,白秋月在她父亲那里,明显被苛待了。
  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谢依楠这神色,忍不住沉了一沉。
  一旁的伙计,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只当谢依楠是因为他方才驱赶了她的妹妹,所以对他心存不满。
  索性也不敢在这里多呆,只一溜烟的跑回了饭庄里头。
  “我在这儿……”白秋月眼中的亮光顿时黯了下来,咬了咬下唇,半晌没有回应。
  “你既是叫我一声姐姐,那我便是你的姐姐,有什么话,不能和姐姐说了不成?”谢依楠拉起了白秋月的手:“你快与我好好说上一说,到底出了何事?”
  “这事……”
  白秋月还是犹豫了一会儿,许久才张了口:“前两天和姐姐分开后,我便去了曹氏茶庄去寻我爹,到了那里之后,店里头的伙计说我爹因为成婚办喜事,所以告了假的,我向其打听了一下我爹现下住的地方,就去寻我爹去了。”
  “可见了我爹,连话都还没说,我爹便把我轰了出来,让我赶紧回家去,别在这里待着,我自然是不乐意了,就问为啥,我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给了我几个钱,让我赶紧寻了车回家去,还说往后他会定时让人捎银钱回家,顾住我的吃喝,让我往后莫要再来寻她。”
  “我说什么也不干,只说这爹成婚,女儿焉有不在场的道理,况且我也想见见这往后的继母长什么模样……”
  “我爹一听这个,伸手就给了我一下,说我若是不听话的话,往后便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爹虽说不曾管过我,以前却也从未打过我,现在许久不见,说两句话就打我,我受不得这个气,就哭了起来。”
  “有人瞧见了,就问我爹是怎么回事,我是何人,怎的在这里哭哭啼啼,我还没张口解释,我爹却和那人说,我是他老家的侄女,和家里人置气跑出来了,他正在劝我回去。”
  “我随后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我爹娶的不是别人,就是曹氏茶行的独女,因为曹小姐适龄之时,定下的两门亲事,未婚夫都相继去世,曹小姐被冠以克夫的名号,耽搁成了老姑娘,后来才看上了我爹。”
  “而我爹为了娶曹家小姐,一直说的是,自己早年丧妻,无儿无女,家中父母也去世了,唯有他一个人……”
  白秋月说到这里的时候,哽咽起来:“我来的时候,想了许多,想着继母或许会不喜我,或许会刁难我,我到是没有想过,我爹会直接不要我,甚至都不承认我。”
  “我这性子,自然是受不得这个的,当时也就甩手走了,寻了个地儿先安顿下来,想着在县城里头寻个活来干,回头赚些银钱,好好的让我爹瞧一瞧,让他后悔后悔。”
  “可没成想,我落脚的那个地儿,也不是个正儿八经的客栈,我在那待的头一天晚上,带的包裹就被人偷了,值钱的东西都没了,连钱袋子也被人偷了个干净,我就赶紧到处去寻个活,好让自己吃饱饭。”
  “结果找到现在,也没找到个能赚钱的营生……”
  白秋月抽了抽鼻子,眼中的眼泪始终也没落下来,抬头再看着谢依楠时,咧嘴吃吃笑了起来。
  “姐姐,我是不是挺傻的,我爹都把我扔在家里头这么多年了,我应该猜得出来他指定是不想认我的,我还眼巴巴的跑过来想着认爹,认后娘的,结果是自讨没趣,我这样,是不是太傻了?”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云南十一选五近期的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双色球开奖结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22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3d试机号 3d开奖结果了 山东11选5专家计划 辽宁十二选五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大发pk10是哪里的彩票 体彩p5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推荐 江西多乐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