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被牺牲的圣女 19
作者:陌路情歌      更新:2019-10-26 12:45      字数:2435

洛清欢身着便服,肩膀上搭着一件灰黑色的斗篷,朝着门口的女仆点了下头,正好露出斗篷上的金色十字,金色十字代表着的可是公爵大人,除了公爵夫人谁还敢戴这样的标志。

看到这个标志的女仆纷纷挺直了腰背,朝着洛清欢露出笑脸来。

“公爵夫人日安。”

“公爵夫人日安,卡罗琳很乐意为您效劳。”

成为吸血鬼后洛清欢的听觉发达,因此不用开门洛清欢就听到了房间内暧昧喘息。

那声音洛清欢十分熟悉,她恶作剧似的抬起手在门上敲了几下,果然房间内的动静立马停了下来,紧跟着是几句不堪入耳的骂人声。

房间的门被里面人大力踹开,洛清欢也不闪躲,在门要撞到自己的时候打了个响指,房门便立刻反推回去,将开门的人撞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吸血鬼衣衫不整,洛清欢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这是蕾欧娜的房间,洛清欢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面色潮红的菲欧娜,与此同时,看到她的菲欧娜像是见了鬼一样。

没有感受到级别威压,就说明对方不比自己地位高,被这样踩在地上的男吸血鬼自然是愤怒无比的,可他几经尝试却根本没办法反抗洛清欢,心中不由大骇。

很快门外女仆的一声“公爵夫人”就打破了男吸血鬼最后的心里防线,一听到公爵的名号他就开始瑟瑟发抖。

“无聊。”

撇了撇嘴,洛清欢对这个男人也没了兴致,一脚将碍事的男人踢到一边,自己则向着菲欧娜走去,每靠近一步,菲欧娜就往后缩一下。

“绯娅?你,你不是已经……”

“看到我很意外吗?”

洛清欢挑了挑眉,继续靠近,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菲欧娜变来变去的脸色,她磨了磨自己的指甲朝菲欧娜抓去。

洛清欢的手刚刚碰到菲欧娜的身体,她的动作就被人阻止了。

阻止洛清欢的是维克多的父亲纳克,不知是何原因纳克开始庇护菲欧娜,哪怕是公爵也不能轻易动她。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事情发生的都很顺利,洛清欢一直没有直接对菲欧娜动手而是想让慢慢摧毁她的自尊和骄傲,如今菲欧娜已经完全变得废物,洛清欢觉得自己成功了一大半。

不过女主光环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救菲欧娜一命。

洛清欢身上明显带着维克多的气息,纳克明白是维克多不顾他的意志先动了这个少女,可这个儿子向来没有如过他的意,纳克虽然愤怒却无处发泄。

既然自己没办法利用洛清欢,纳克对洛清欢的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阻止了洛清欢的“行凶”,反手一掌拍向洛清欢的脸,洛清欢自然不会傻傻地被打,第一时间躲开。

纳克见状扯了扯唇,露出和维克多类似的,充满了恶趣味的笑,几乎是一瞬间强大的精神力就朝洛清欢压了过来。

除了修仙世界的苏城和西方世界的亚撒,洛清欢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哪怕有系统的加持她也只能勉强抵挡,不多时她的血瞳已经红的吓人,纳克伸手将她抓住,逼她与自己对视。

“如此美好的早晨,绯娅小姐这是哪里来这么大的火气啊。”

“纳克长老的火气也不小啊,”洛清欢额头青筋一跳,有些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公爵大人一会就到。”

“呵,维克多选的女人和他一样伶牙利嘴。”

到底是有些忌惮维克多,纳克在摸不准洛清欢在维克多心中地位多高的时候是不会轻易下手的。

“穿上衣服,跟我来。”

瞥了一眼菲欧娜,纳克立马嫌弃地移开了目光,菲欧娜这边呆滞了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见纳克不再理她要离开,菲欧娜这才匆匆从床上爬下来。

即便跟着纳克离开,菲欧娜都感觉背后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的背烧出一个洞来,她根本不敢回头。

目送二人离去,洛清欢勾了勾唇。

……

“夫人。”

夜间,摇曳昏暗的烛火下维克多斜靠在书架旁,他的衣领半敞,手中晃着一杯红酒,目光灼热地盯着刚刚进门的洛清欢。

这里是城堡最大的书房,洛清欢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的,维克多怎么能如此恰好的出现在这儿呢?

这副模样——难道他想在这里……

事实证明洛清欢的第六感十分准确,维克多盯着她看了片刻,手一松银色的酒杯就滚落在地,他伸手将洛清欢揽到自己怀里,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维克多的口中还残留着醉人的红酒味,洛清欢并没有阻止他的吻,不过在他的手摸进自己的衣服里时洛清欢露出獠牙狠狠咬住他的舌头。

轻哼了一声,维克多的动作识趣地停了下来,他松松环着洛清欢的腰身,垂眸望着她。

“为什么……”

维克多表示十分不解。

“昨天已经好几次了,还不够吗?”

对于昨天——洛清欢打死也不想再提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不过维克多显然不明白她的意思,反而弯着唇兴致盎然,“你不是也很喜欢吗,昨天……”

闭嘴吧流氓!

洛清欢翻了一个白眼,伸手推开了维克多,可维克多又将她抓了回来,笑着用下巴磨了磨她的发这个了,来这里想看什么?”

“关于血猎……”

洛清欢话还没有说完,维克多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朝远处挥了挥手,体型变小的罗萨一碰一跳地爬上书桌,将书桌上的羊皮卷叼了过来,维克多接过羊皮卷,一边揽着洛清欢在地毯上坐下一边在她面前展开。

“教堂一直对血族虎视眈眈,血猎偷袭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每次偷袭的时间都很巧妙。”

说起正事维克多表情严肃了些,他手上的羊皮卷是只有公爵才能查看的机密,洛清欢只是顺嘴说了一句,可维克多似乎完全没有要避开洛清欢的意思,竟是直接给她看了。

默默看着羊皮卷上各血猎的名字和死亡贵族的名字身份,洛清欢抿了抿唇。

“每一批送来的血仆都是有问题的,还有——血族里可能有背叛者。”

“夫人真聪明,”听洛清欢这么说维克多笑了起来,像是奖励一样勾着洛清欢的脖子吻了吻,“不是可能,是一定有背叛者。”

维克多的手指停留在羊皮卷中的一个名字上,洛清欢也顺着看去。

多伦多子爵。

“很快,要开战了。”

维克多呢喃着,语气有些兴奋,可一转头就看到了洛清欢烛火下有些模糊的漂亮脸庞,洛清欢同样朝他看过来,四目相对,维克多心中一悸。

果然,这是唯一可以让他从战争的乐趣中分神的事呢。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