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西方世界之被背叛的王 14
作者:陌路情歌      更新:2019-10-26 12:41      字数:2166

卡米亚的冬天到来了。

洛清欢坐上王位后,封赏了一批骑士团的成员,大力整顿骑士团内部,从卡米亚各地选拔了不少优秀的战士加入骑士团,骑士团人数增加至尤克王时期的三倍。与此同时,卡米亚骑士团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对东部国家的征讨,由忒洛带领的骑士团屡战屡胜。

洛清欢睁开眼,满天飞舞的雪花就在眼前交织成如画的风景,她轻轻挪了下身体,悄无声息地越过海娜下了床。

海娜昨天夜里不知又用了什么魔法想要留在她的房间,不过既然海娜没有加害她的意思,洛清欢也就顺着她了,望着海娜稚嫩的脸庞,洛清欢叹了口气。起初留着海娜,是因为这孩子和后续的剧情有着莫大的关联,更何况洛清欢需要她来完成攻略,可在一年的相处之下,洛清欢如今竟是有些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洛清欢在海娜的身上看到了穿越前自己的影子。

“王兄,你起的好早。”即便洛清欢放轻了脚步,床上的女孩还是醒了过来,她揉着眼睛往床下爬去,眼看女孩就要扑倒在地,洛清欢行动快于思想,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迅速抱住了海娜下坠的身体。

“……”洛清欢沉默,低头看了女孩一眼,而女孩却兴奋地眯着眼睛笑了出来,洛清欢就像是触电一样将她推回了床上。

“谢谢王兄。”被扔回去的海娜早就习以为常了,她笑着翻过身来,坐在床边摇晃着自己的双腿,洛清欢只看了一眼便转开了视线。

与此同时,王宫的另一个角落。

亚撒从梦中惊醒。

额角的汗水浸湿了他的衣领,他扶着额头缓缓坐起身,感觉到脖子一片冰凉,转头一看原来是窗外的雪花透过窗户的缝隙飘了进来。

梦中,美丽的女子浮在水面,而他则一步一步追随着女子,两人在水中拥抱,亲吻,最后一起沉入湖水之中,有人在岸上看着这一切发生,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自从进入王宫,他已经没在主动预言过未来之事,没想到这次的预言竟是直接以梦的形式出现了,怕是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亚撒差点忘记自己的目的。

这个预言提醒了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议会室

洛清欢坐在王位上,身侧是拿着魔法杖的亚撒,王位之下的某公爵弯着腰恭恭敬敬地将一份书信递给洛清欢后,皱眉盯着站在洛清欢旁边的亚撒。

王的身侧除了王后,怎么能有旁人——公爵越看越觉得不快,狠狠瞪了亚撒几眼示意他离王座远一点,可亚撒竟是丝毫不予理会,这让不停使眼色的公爵很是恼火。

快速浏览了一遍忒洛的信,不过是东部地区像往日一样传回的捷报,洛清欢见怪不怪地放到了一边,一抬头就望见王座下的公爵欲言又止。

“卡帕莱公爵,”洛清欢双手交叠放在胸口,“还有什么事吗?”

“王,这……”

“公爵尽管直说,你也是我卡米亚国的功臣,我允许你在王面前畅所欲言。”

有洛清欢这一句话,卡帕莱才算挺直了腰杆,他瞥了一眼日似笑非笑的西撒,清了清嗓子道:“王,是不是先让亚撒大人退下,我们再接着谈……”

“不用,你直接说。”

“可是王,这是骑士团的机密,最好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

“够了,”洛清欢面上明显带了几分烦躁,她望着卡帕莱的目光冷了下来,“是我让亚撒参与骑士团内部事务的,他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王,宫廷魔法师向来不参与骑士团军务,这与律法不合!”

“从今天起,宫廷魔法师亚撒,兼任骑士团副队长一职,骑士团一切事务他可代我处理。怎么,卡帕莱公爵还有疑问吗?”

“王,这……”

“你可以退下了,公爵。”

卡帕莱想说的话被洛清欢打断,他虽然不情愿,但面对新王也只能退步,愤愤地瞪了亚撒几眼退出议会室。

卡帕莱离开,洛清欢长长舒了一口气,先前和卡帕莱公爵说话的气势全部消失不见,亚撒望着卡帕莱离开的方向轻轻笑了一下,靠近王座抚摸着洛清欢的脑袋道:“卡帕莱公爵是卡米亚重要的大人,你不该和他起冲突。”

“卡米亚如今的王是我而不是他,亚撒,副队长的位置我给定你了。”

“王,这个决定一旦做出,到时候反对的人可不止卡帕莱公爵一个。”

“我知道,”洛清欢仰头望着西撒,“可是亚撒你从来不是外人,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绯亚王。”

是啊,没有他,绯亚如今不知道会在哪里,可能流落他乡,甚至凯瑟琳早就被尤克的追兵杀死,能不能生下绯亚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对于绯亚来说,亚撒是师傅,更是救命恩人。

可这些还不够,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人类会将恩人当做自己最重要的人。

亚撒垂眸看着洛清欢的侧脸,洛清欢还在翻看着桌上的书信,那是一封来自克罗安国新王的亲笔信,亚撒不用看也知道书信的内容,无非是感谢绯亚王帮助他平定国内的叛乱。

“王,是克罗安王室的信吗?”

“是,亚撒。”

“正好,我想拜访克罗安国王,绯亚能不能帮我吗?”

“拜访克罗安国王?”洛清欢虽然不解,但亚撒的要求她从来都没有拒绝过,“如果亚撒想见克罗安王我现在就传信过去。不过,亚撒为什么想要拜访奥修斯王?”

“出于私心而已,”亚撒笑了笑,“我在那里,遇到了安娜公主。”

“亚撒,你……”

“是的,还请王成全我们。”

洛清欢愣住,这样认真的亚撒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亚撒,你在开玩笑吧。”新王被大魔法师的一番话吓到,随即干巴巴地笑了笑,她根本无法想象亚撒喜欢别人。

“没有,绯亚,”男人紫罗兰色的眸子波光流转,闪过一丝怀念,“我是认真的。”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